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巫婆小時摔車經驗

前幾天去東海岸玩(別人玩啦,巫婆在車上睡了兩天),大家在鯉魚潭騎腳踏車時有個小朋友摔跤,讓我想起小時候的往事。
當時我小一,剛換完牙,才學會騎車就從中研院元培館的斜坡給他掉下去。

[閱讀全文]

attachments/200705/1620710169.jpg
在金戰收集到的徽章。照片左上角是表演蛙人操的蛙人給我的。那位蛙人弟弟在放假回台灣時有到台大對面的麥當勞來找過我一次,結果在吃漢堡時赫然發現我比他足足大了七歲有餘,他只說了一句:「比我大哥還大」之後,就再也沒有給過我隻字片語啦,哈!這不知該說是娃娃臉的好處還是壞處。

在帶金戰的時候,由於學員們引起的問題不少、金戰又操得很兇,再加上才剛恢復辦理,我們的營隊得有示範作用免得後頭的梯次又沒了,所以帶隊的我們及支援的軍官與阿兵哥都是每天戰戰兢兢的。大家平均帶一星期會瘦一公斤以上,我少三公斤是最少的。(可見得巫婆的食慾與消化力是無敵的!)
而這也讓我們這些工作人員成為名符其實的「患難之交」,在金戰帶完之後,大家還維繫聯絡了不少年呢!(我和其中一位女軍官則是到現在都還保持聯絡)

[閱讀全文]

         有人說時間會沖淡一切,但是在救國團帶隊的日子,卻越是年久日深,就記得越清楚。當然,這就表示巫婆也越來越老啦!在當年還在戒嚴的日子中,好不容易才恢復辦理的金門戰鬥營,不只是帶隊的服務員資格得要夠老(服務四次以上),就連參加的學員都是各校精英、一時之選。attachments/200705/6468518770.gif

[閱讀全文]

當年金門還戒嚴---金門戰鬥營行事曆與照片版

attachments/200705/5704491344.jpg        attachments/200705/8193909950.jpg
和我們一起帶金戰的各位軍官與阿兵哥都擺出最酷的姿勢


最近由於黏在從前救國團的記憶中,所以繼續在翻撿過去的「豐功偉績」。金門戰鬥營,是資格不老還不能帶的團呢!可惜這次經驗實在是有點慘痛。不過今天只先貼照片及行事曆上的「簡單記錄」(有些實在是簡單到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囉)。

[閱讀全文]

血腥(?)的行事曆

剛剛在翻行事曆時,翻到某年(太久了,古早古早以前,在當助理和青蛙公主一起看台北樹蛙的年代)十月時覺得還真血腥,因為每天在行事曆上除了寫約同學吃飯看電影等事情之外,還寫了:

[閱讀全文]

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駐中橫慈恩的金4巫婆

attachments/200705/8337536484.jpg
(看到臂章上的年份,就知道巫婆沒事就說自己很老,絕非為了倚老賣老想撈點好處而已。)


在我把慈恩騙人眼淚稿放到部落格上以後,就有「學妹」寫伊媚兒來邀請我到部落格『想我金山假服的兄弟姐妹』(http://cyc.cc)上玩。這一玩,就黏住啦!年輕時在救國團駐站帶隊的日子全都回到腦中,再看見到部落格上「報到」的人名與期數,這「覺得自己還年輕」的心態,與很明顯的已經「位高於頂」的期數所顯示出來的「化石」資格之間的落差,還真是讓人不得不服老呢!

[閱讀全文]

不堪重讀的舊文章---駐站慈恩的[騙人眼淚]稿

在昨天翻出來的行事曆之間,找到很久很久以前在中橫的慈恩駐站時,每天晚上講給參加中橫健行隊的學員聽的話的稿子。事隔多年看自己從前寫的東西還真是可怕難耐呢!
看完稿子後我自己的感想,是「我在去京都以後,被大小牛頓及皇冠訓練的多好呀!」

[閱讀全文]

巫婆四歲看破紅塵?

attachments/200705/1941948123.jpg

今天上午到出版社去跟編輯討論我的書,本來以為是要講我下個月要出的
《動物魔法廚房》,可是大部分的時間其實都是在討論我已經拖稿拖到不行的「下一本」書,理論上是青蛙巫婆的私房京都書。

[閱讀全文]

巫婆的[清潔御手洗]始末

attachments/200705/3385955734.jpgattachments/200705/6476864362.jpgattachments/200705/3810380103.jpg

22號密室推理站中有個主題是「有人看福爾摩斯嗎?」,所以在這裡貼一下從前替《風物志》寫的一篇文章,順便分享一下我的「福爾摩斯裝」囉!看完之後,大家就會知道巫婆可是老得很呢!因為我居然趕上了「白色恐怖」哩。

[閱讀全文]

老同學要成立「張東君被害者之友會」哩

前一陣子在部落格上看見「只有管理員可見之悄悄話」,看了以後發現那是自中學畢業以來只見過一兩次,最後一次見面也已經超過15年的國中同學。回了信以後,約了她今天中午一起吃飯。號稱記憶力很好的我,對於她今天說的事我卻是一件也不記得。全都是我的「惡習劣行」。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