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想五斷章》讀後會想多關心家人

attachments/201106/7329327048.jpg

這本書的單行本出版於20098月底,現在在亞馬遜上有20個人寫書評,平均三顆半星(我看書的時候是6個人寫書評,平均三顆半星)。我猜米澤還是喜歡寫短篇或是極短篇。因為這本書雖然算是長篇單行本,要解的謎團卻是由五篇沒寫結局(以另外的形式寫在後面)的極短篇所組成。貫穿整本書的主軸則是兩個家庭的悲劇。
主角菅生芳光在父親過世後寄住在伯父家順便打工存學費,很少回家陪孤單的媽媽、伯父在喪妻之後守著舊書店、到舊書店來委託芳生找舊雜誌尋文章的女性北里可南子,則是想要從父親發表過的文章中,認識一下自己不曾知道的父親另一面。雖然大家失去的家人不同,但是那種「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悲哀卻是共通的。全書用來推理的謎團並不多,發人深省或是反求諸己的部分還不少。待解的謎是五篇極短篇與北里可南子的母親過世經過,在把謎解開之後帶給讀者及書中主角的,也不是「解開了,真快樂」,而是「原來如此,是我不好……」般的自責與惆悵。了卻一樁心事,「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呀。
要是讀者在看完書以後,不但有鍛鍊到腦力,還能夠想起要關心家人、陪陪爸媽,米澤寫這本書就是在做功德囉!

內容:
主角菅生芳光由於父親事業失敗、抑鬱死亡(應該是自殺),他沒錢繳學費只好休學,寄住在伯父家順便在伯父開的舊書店打工存錢,準備存夠了之後復學。他的伯父菅生廣一郎在妻子過世之後守著舊書店,即使在土地大幅升值有人要買地,也一直為了維持對亡妻的記憶而堅持不賣。直到價錢實在高到讓他心動的時候,泡沫經濟卻崩潰,出價的人不買了。但這也讓廣一郎喪失了對書店的興趣,每天只是出門打小鋼珠,沒什麼生命目標。
對廣一郎來說,芳生也只是過客,並不需要教他店務,所以芳生只會打收銀機,並沒學到怎麼替舊書訂價錢、包書等等。這些工作都是由伯父雇的另一位工讀生笙子在做。
有一天,店裡來了一位女性顧客北里可南子,問看店的芳生:「你們昨天是不是到甲野十藏家收了一批書的菅生書店?」原來可南子想要找幾本舊雜誌,而她知道甲野應該有這些雜誌。
可南子拿給芳生看的,是出版於二十多年前的,不滿百頁的同人誌《壺天》,而她想找的是署名「叶黑白」的文章,因為那是她父親北里參吾的筆名,而且她是在父親過世後整理父親遺物時,才從父親友人甲野十藏的來信中知道原來父親曾經寫過幾篇故事,分別登在不同的同人誌上。可南子拜託芳生替她找這些文章,還開出一篇十萬日圓的價錢。
芳生為了想要這些報酬,就沒跟伯父說詳情,自己把這個工作接下來,只有笙子說她要幫忙,芳生說那給她抽兩成,一起找雜誌。芳生很快的就找到了一篇。登在《壺天》裡的文章,是題為「奇蹟之女」的超短篇,而且是把結尾留給讀者自己想像的解謎小說(riddle story)。故事背景是在羅馬尼亞,文中以第一人稱講「我」去當地旅行時看到的「奇蹟(神蹟)女孩」的事。那其實是在戰亂後變成植物人,一直以祥和表情沉睡的女孩。在故事的最後,是當地有人為了要試那個女孩是真的沉睡還是假的,就放火燒屋,等在外面要看女孩會不會逃出來……
芳生把雜誌交給可南子時,可南子也給芳生看了她在家中找到的故事結局。「──在凌晨時找到了燒焦的屍體。那是可憐女子的末路。──」
芳生在問過可南子之後,發現在可南子五歲之前,她們是住在瑞士的;而在小說中出現的羅馬尼亞,也真的是北里參吾去旅行過的地方。從這時起,芳生就開始覺得小說可能反映出北里參吾的人生。
在接下來的尋文過程中,芳生更發現了可南子的媽媽是在瑞士上吊自殺。雖然警方懷疑北里參吾,卻因沒有證據就將他釋回。可是當他回日本時,卻發現日本的輿論不但已經他定罪,還牽連了許多他的友人,於是他只好帶著可南子搬去鄉下,過著離群索居的日子。
這五篇文章是他雖然忍氣吞聲,卻還是嚥不下胸口的那股氣才寫的;不過他卻也只是很消極的把文章寄給朋友或是討厭的人,隨便他們是要把文章丟掉還是刊登在同人誌上。而這也是可南子要拜託芳生找文章的理由,因為實在是不好著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16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