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金門還戒嚴--閒人可讀,金戰學員勿入(上)

         有人說時間會沖淡一切,但是在救國團帶隊的日子,卻越是年久日深,就記得越清楚。當然,這就表示巫婆也越來越老啦!在當年還在戒嚴的日子中,好不容易才恢復辦理的金門戰鬥營,不只是帶隊的服務員資格得要夠老(服務四次以上),就連參加的學員都是各校精英、一時之選。attachments/200705/6468518770.gif
每個學校都只分配到很少的名額給學生來參加金門戰鬥營,所以實際上到金戰營來報到的,通常都是一男一女或再多一點點,然後,全都是學生會的會長、副會長,或是其他類似名稱的職稱。講快一點,就是全校學生裡面地位最大的男女同學。於是呢,帶金戰營的感想就跟其他營隊時完全不一樣。因為健行隊是要鼓勵學員把路給走完,而至少這個梯隊的金戰營卻主要是在處理心理問題!難怪資格不老還帶不起呢。
事情從一開始就不太順暢。倒不是說搭軍艦時遇到風浪還是怎樣,因為巫婆不暈船;但是自從踏上金門的土地,開始選學員裡的小隊長和副小隊長起,事情就發生了。我們四個服務員和軍方派來支援的軍官與阿兵哥,在第一晚去金指部拜見指揮官。
飯都還沒吃完呢,就被電召回去。然後,我們幾個救國團的服務員被電到半夜,當兵或是軍職的則根本就被罵到快天亮。
理由是有位女學員因為沒選上副小隊長,所以鬧著要跳樓。問題是,她站的是二樓
……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以被罵到臭頭收場,學員接受安撫。

再來呢,有個女學員很喜歡醫官,每天就找不同的理由鬧病號,而且還像上※※一樣的「指名」要某某醫官替她吊點滴。因為發燒咳嗽不是隨興可以裝得出來的,她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嘔吐」。
她幾乎是每吃必吐,我和一位女軍官起初每回都很擔心的陪她去醫務室,有幾次甚至還搭救護車送她去軍醫院,就怕她是中暑還是生了什麼病。但是幾次下來,我們在觀察她吐出來的東西都是沒有咀嚼過的以後,就開始從旁注意她吃飯時的狀況。然後,發現她為了要吐給我們看(好去「看醫生」),吃飯時只是把食物放到塞到口中,過一下下以後就衝到一旁去把它吐出來。所以我們只好像騙幼稚園小朋友吃飯一樣,每逢吃飯時間就去坐在她旁邊,她每吃一口飯菜,我們就在旁邊等她把嘴裡的東西吞嚥下去,再請她張開嘴巴讓我們檢查她沒有把飯菜藏在舌下或是頰邊。
我們最後一次處理她的嘔吐問題,是因為我們作了一個釜底抽薪之計。在她又「吐」了以後,我們就直接送她去軍醫院,跟她說醫官並不是她高興要找誰就找誰,替病患吊點滴也不是醫官的業務,要她乖乖閉嘴睡覺。在找人替她吊點滴以後,就一左一右的坐在她的床邊這樣聊天聊了一夜,完全不理會她的存在。從隔天出院起,她就再也不找我們麻煩了。(※帶金戰的原則:異性服務員/軍官扮白臉、同性服務員/軍官扮黑臉)

我們住的地方是在學校宿舍的二樓。為了維護安全,一樓往二樓的樓梯口都輪流有阿兵哥站崗守衛。我們千交待萬交待:「女生只要離開寢室下樓時,一定要衣著整齊」,但是顯然從那時起,巫婆對於衣著整齊的定義就和「年輕人」不一樣。由於天氣很熱,女學員們晚上經常穿著短褲閒蕩,但是她們穿的上衣卻不是自己的
T恤短衫,而是下擺很長的迷彩襯衫。
在下擺蓋住短褲、露出很大一截大腿的狀況下,在至少三個月或半年才能回家一趟的阿兵哥前面晃來晃去,就算阿兵哥們很能把持自己,我們還是很怕出事。於是,我們每天每天就很像囉嗦的老古板,要女生穿短褲時至少是把襯衫下擺給塞進短褲裡,或是繫條皮帶,讓大家看得見她們的襯衫下「有穿東西」!
此外,儘管我們三令五申:「在熄燈後請勿離開寢室」,可是在巡房時總會發現少了幾個人。於是,我們在開每天晚上的檢討會及跑隔天的流程之前,總是得拿著手電筒到操場上、到司令臺前後去找學員(通常會發現他們是跟阿兵哥在一起……)。
當服務員當到每天在「抓※」,也是只有金戰才有的經驗。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09&extra=3076bb
評論: 4 | 引用: 0 | 閱讀: 7769
  • 1 
顏九笙 [ 2007-05-29 09:42 | 回覆 | 編輯 刪除 ]
這篇的內容看得我一整個呆滯

菁英……菁英是這樣啊……
好好好驚愕啊~~。
青蛙巫婆 [ 回復於2007-05-29 10:35 網址 | 編輯 刪除 ]
你才知,那時都快瘋掉了,三週瘦三公斤的我是最沒瘦的,支援的阿兵哥有人一個暑假就瘦了8公斤哩.
秋千 [ 2007-05-30 14:56 | 回覆 | 編輯 刪除 ]
太噁心了...原來以前就有草莓出沒了啊
frogwitch [ 回復於2007-05-30 16:15 | 編輯 刪除 ]
對呀對呀,祇是那時沒有專有名詞來稱呼而已
  • 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