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亂談(2)-動物是破案的幫手

attachments/201205/4336957711.jpg
原出處
http://blog.eslite.com/mystery/archives/68從小到大,我在看書的時候就經常會被小細節所吸引。
今(2008)年的端午節,我在動物園的兩爬館中辦了一個小活動,問大小遊客們《白蛇傳》中的法海為什麼要拆散白蛇和許仙,以及法海是什麼動物變的。問了一整天,百分之九十九點五的人都以為法海純粹是因為身為和尚,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人蛇的異類通婚,才會硬要拆散人家姻緣。只有一位爸爸,以及一個小女生是很確定的跟我說「法海是蟾蜍」。在傳說中生物只要活的歲月夠久,就可以吸收日月精華而變幻成人形。當法海還是蟾蜍的時候,和白蛇是鄰居。有一天,蟾蜍正在一吸一吐牠花了幾百年修鍊出來的丹玩時,旁邊的白蛇一口就把蟾蜍的丹給吞到肚子裡去了。這等於白蛇搶了蟾蜍幾百年的辛勞與心血,也能夠提早變成人形。這即使不是蟾蜍,應該也會記恨許久吧!所以這才會讓蟾蜍終於化成人形時,看到白蛇居然以白素真之名要跟許仙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時,就想盡辦法要拆散他們。這樣看來,《白蛇傳》算得上是推理小說?!因為那其實是法海報仇的故事。
前一陣子看完凱絲萊克斯的人骨密碼》。破案的關鍵證物之一,是分布僅局限在部份地區的淡水蝸牛。這個小情節也許大多數的讀者看過就算,我卻看得很高興,還真的去用學名查了一下那種蝸牛的長像與分布。在看電視影集「CSI」時,也曾經有過用螞蟻種類判別分布地區,找到被埋在土中的鑑識員,或是用昆蟲的種類與大小來判斷死亡時間、用水中的藻類判別現場等的情節。
我之所以會對蝸牛特別感興趣,是因為我辦蝸牛的教育推廣活動『蝸台風』已經辦到第四年,終於又多了一本新的「置入性行銷」讀物可以放在蝸牛參考書單中。而且在台灣,真的曾經有過以蝸牛為主要證物而破案的實例喔。這是聽我研究蝸牛的學妹說的。
有位住在台灣東部的盆栽愛好者精心栽種的盆栽被偷了。由於他非常的不甘心,所以只要出外,就會去注意別人家中的盆栽,希望找回自己心愛的盆栽。皇天不負苦心人,他果然在北部的某個人家中發現了跟自己被偷的盆栽酷似的盆栽。他一狀就告進了法院,想要拿回自己的盆栽。被指責為小偷的人當然是矢口否認,說盆栽原本就是自己在家慢慢養出來的。
幸好法官英明,在盆栽上找到蝸牛,並且判明那種蝸牛是只有在台灣東部才會有的種類,於是判決被告敗訴、原告拿回自己的盆栽,從此看著自己的盆栽過著快快樂樂的日子……?!(這裡是我亂說的)
再從蝸牛說到我在六月底七月初去蘭嶼時發生的事。蘭嶼有一種很特別的蝸牛,顏色很像故宮的白玉苦瓜,圓潤有光澤,名字叫作蘭嶼光澤蝸牛。由於那幾天的蘭嶼實在是太熱了,喜愛潮濕的蝸牛完全沒有出現,我也就沒找到蘭嶼光澤蝸牛。不過本尊沒看到,卻在午夜發現了兩隻背著蘭嶼光澤蝸牛殼的寄居蟹!
我在大喜之下,把它們帶回我們借住的東清國小圖書室,裝在空的維他命塑膠瓶中,打算在睡醒之後好好的拍照,再把它們帶回原來的地方放掉。為了怕它們被悶死,我就沒把瓶蓋栓緊。
沒想到睡眼迷濛的,人還沒醒呢,就聽到參加國際志工活動的卡洛琳大聲訴苦,言之鑿鑿的說她睡到半夜的時候,有一隻寄居蟹爬到她的睡袋裡去。
其他人都安慰她說,一定是白天在海邊撿垃圾的時候看到不少寄居蟹,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才會夢到有寄居蟹(因為她也很怕昆蟲)。和我一起到蘭嶼講動物的猛禽阿中帶點歉意的說:「欸,巫婆在半夜的時候是有帶了兩隻寄居蟹回來啦,不過它們應該爬不出來才對」。
被寄居蟹嚇到還不被相信的卡洛琳聽到阿中說的話,氣勢大振,立刻要我檢查我的寄居蟹,要是寄居蟹還在的話,就要我們在圖書室裡替她找「咬她的真兇」,因為她想要知道害她睡不著的「犯人」是誰。
一來維他命的瓶子蠻高的,我賭它們不會爬出來;二來我還沒拍照片,也很怕它們跑掉,枉費我把它們帶回來,於是我也就去檢查了我的瓶子。
只剩下一隻……好吧,犯人真的是寄居蟹!剩下的那隻,拍完照片就趕快拿回去放掉啦。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144&extra=6a6599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80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