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託《使者》來找我--全文版

attachments/201211/1205137872.jpg attachments/201211/6328132649.jpg attachments/201211/8538089489.jpg



我要很恬不知恥的説,我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可惜(?)的是,我在五歲之前便已達到智慧的高峰,從此以後就過著裝瘋賣傻的日子。
我媽經常提醒我小時候有多討厭:「妳三歲的時候説要離家出走、四歲的時候説要去死、五歲的時候説:「妳們説妳們是因為愛我疼我,才會打我罵我,那妳們就不要愛我疼我,我就不會被妳們打、被妳們罵了」。」而且這個歲數顯然是虛歲。
雖然我媽並沒有順便提醒我説我到底是在什麼樣子的狀況下,年復一年、變本加厲地説出這些話,不過我倒記得我早早就看破紅塵,天天就盼著老天爺或是閻羅王早早把我收回去,讓我當顆石頭或是沙子,不要再跟任何人有絲毫瓜葛。
所以,當我看完《使者》這本書時,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不要來找我啊!我好不容易解脫了啊」;當然,我也不會想要找什麼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
説歸説,《使者》這本書中所描述的世界,的確能夠帶給一些人多多少少的希望。因為「使者」是「讓死者與生者見面的窗口」;而「一個人一生中可以有一次的機會,再見一次想見的人。一個人在死去以後,也能夠有唯一的一次機會,可以跟召喚自己的人見面。只是死者無法指名想見誰,只能被動地等人家來點名」。
這種像是都市傳說、鄉野傳奇的事,假如發生在你身邊,你真的得到使者的電話,有機會找一位逝者見面的話,你現在就有想見的人嗎?還是你想要把機會留到未來?
在這本書中一共有五篇故事,分別述說了五個半信半疑的人,各自以不同的心情委託使者讓他們與逝者再見,以及在會面後他們的改變。或有許多惆悵、許多哀傷,結局雖然不是快樂,卻頗為圓滿,讓讀完書的人,可以反思一下自己是否有做過、經歷過什麼遺憾,然後趕快彌補,不要等到需要使者出面時再來尋尋覓覓。
能把故事寫得這麼優美、餘韻繞樑的,是才剛過而立之年不久的辻村深月。她是位出道才短短八年,卻已經獲獎許多的年輕女作家,而且主要是寫懸疑推理小說。
她於2004年發表了處女作《寒冷校舍的時光是靜止的》,並以此篇小說獲得第31屆梅菲斯特獎,出道成為作家。她從小就很喜歡閱讀,也像大部分的推理迷一樣經過了《福爾摩斯》系列、《少年偵探團》系列、日本的青少年小說或恐怖小說等的洗禮。然後,在小學六年級時讀了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之後就成為綾辻的忠實粉絲,寄過很多次信給綾辻,編輯部甚至讓她跟綾辻本人當「筆友」呢。於是在她取筆名時,也從綾辻行人的姓裡借了一個字呢。
辻村深月的愛很大很廣。在愛推理的小學時代之前,最愛的是藤子˙F˙不二雄的哆啦A夢及小超人帕門、手塚治虫的作品,然後愛像「女神轉世」及「天外魔境」般的遊戲。而她對這些的感情,全都投射在她的作品中,構築出一個(幾個)打破藩籬的世界。
於是,她廣闊的守備範圍,就讓她在短短的八年內除了前述的梅菲斯特獎以外,還候補或獲得了吉川英治新人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直木獎、山本周五郎獎、山田風太郎獎等共13次!13次喔!一年有1.5次!作品也是「族繁不及備載」。這讓她的讀者們大大開心,而她的《使者》也恰如其份地扮演了串接「此岸與彼岸」的角色,只不過這回並不是生與死,而是台與日、讀者與辻村。
《使者》去年獲得第32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並被改拍成電影,今年10月6日電影就已經上映。這種速度,也不是凡人可及,也許,使者也居中協調了一些?
使者是讓我們在覺得有虧欠、後悔、遺憾、疑問時的最後一縷希望。看完《使者》,若能讓你趁還來得及時「亡羊補牢」,那就趕快吧!但是無論如何,請記住,假如真的有使者,千萬不要委託他來找我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06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