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仁科幸子的些許對話

attachments/200706/3942586764.jpg attachments/200706/0910166448.jpg attachments/200706/6812968383.jpg


話說前幾天被樂山文化邀請和仁科幸子一起吃晚飯的時候,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一位和仁科一起來台灣,有點像她的經紀人般的日本男士說話。
當他稱讚我說:「你的日文實在是太棒了」的時候(我通常不會把這個當成恭維,因為你總不會對一個人說他的母語講得很好吧,會稱讚時就是說,人家聽得出來你是外國人啦),我回他說:「從前我在京大的時候,每次只要有別人到我們研究室來,說:『張樣,你的日文好好喔』的時候,我們研究室的人就會很大聲的說:『哼,你知道嗎?她平時最愛看的書是《りぼん》耶!』」(那是給小學中低年級女生看的漫畫雜誌)
仁科坐在圓桌的對面那邊,原本跟同時被邀的繪本作家林真美女士聊得很高興,突然就抬起頭來很驚訝的說:「什麼?!」
然後有點擔心的問說:「遠流是怎麼找上你譯這三本刺蝟書的?」
我很老實的跟她說:「啊,就是我沒事在遠流的三個館晃來晃去,要晃去台灣館之前一定會經過繪本館,晃久了以後,有一天就被問說:『我這裡有一套書很適合給妳譯耶,你有沒有興趣?』」
仁科有點小沮喪的說:「就這麼簡單喔?」(幸好貓頭鷹圖書館的館長趕快說:「她譯得很好喔,而且她其實還蠻紅的呢!」)
接下來,她又說她很在意睡鼠在回答刺蝟的話時的疊字「真的、真的耶」的那個部分。我遞書給她看,林真美講給她聽以後她就放心了。
我問仁科她有沒有要畫鼴鼠的故事,因為在其他書中有畫到但沒讓牠講話,然後話題扯到動物園。
她說她有為了要畫畫去拜託上野動物園和另一家動物園讓她去後場看,我跟她(吹)說我去日本哪一家動物園都可以去後場,她就很客氣的說那以後我要去日本的動物園的時候,一定要問她要不要跟。
吃完飯要走的時候,她想起要問青蛙蝸牛和蛞蝓的事情。因為她查書查圖鑑查不到想要的資料,問我她可不可以寫伊媚兒問我(她名片上沒有伊媚兒)
我說那沒問題,樂山就跟我說:「喂,你居然還要直接跟我們作者聯絡喔!」
我回她:「你不知道我比其他只是翻譯的人有利用價值嗎?嘿嘿.......」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20&extra=2ea9eb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03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