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弘士專訪by北海道特派員張東君(問答稿)

attachments/201511/8045399891.jpg attachments/201511/6570670959.jpg attachments/201511/1548483880.jpg



翻譯完這本書,在農曆年前我正好要去北海道拍雪地上的丹頂鶴,也要順道去拜訪沿路的幾個動物園,包含旭川動物園。既然我都已經會去到阿部弘士的家鄉旭川、會去他的老職場旭山動物園拜會了,當然就不問白不問的跟編輯說:「你覺得我有沒有可能去採訪阿部弘士?」把我每天的行程寫出來,看看有沒有碰上阿部弘士正好跟我在同一個城市,能夠抽空,而且願意接受我的採訪。為了要讓阿部弘士同意,我把自己所有跟旭山動物園、跟日本的動物園、跟他的書的淵源全都列了出來……。運氣很好的,居然真的約到一個晚上。

以下就是來自旭川的第一手訪談資料。

Q1. 身為一個前動物園飼育員,為何還想去北極看野生的北極熊?出發前您有什麼特別的期待和心情?

動物園的工作人員在工作久了以後其實都會想要看牠們在野生狀態的樣子。但是由於在當動物管理員的時候不能休長假,於是就不能去非洲或北極這種太遠的地方。北極一直是我很想去的地方之一,所以就跟夥伴和朋友一起收集北極熊的情報。

Q2. 這次的航程中,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事物是什麼?為什麼?

對於北極,我一直都只有很模糊的印象,像是有冰河、有很多岩石和冰,是很嚴酷的環境。但是在造訪北極之後我的想法完全被顛覆了。那邊有好多生物。雖然寒冷,但是海洋很豐饒,可以培養很多的生物。南方是物種很多樣,但每一種的個體數不多;北方則是物種數少,個體數卻非常龐大。從浮游生物到藻類、鳥類、熊類等。我現在知道那裏不是不毛之地,只是算得上是寂寞、荒涼的地方。

Q3. 出發前就決定要寫這本書了嗎?你從哪裡開始著手?如何準備?

我並不是在出發前就決定要寫這本書。只是繪者嘛,走到哪裡一定都會素描,從早到晚在畫,畫一畫、寫心得感想,一個月下來就累積了不少,總共畫完四本素描本。回來以後拿給編輯看,編輯就說一定要出版成書。


Q4.
請說說在北極寫生的心情,跟平常有何不同?

這次由於自動鉛筆在一開始就掉了,沒有筆,有筆芯也沒有用、畫具只有三種顏色、鉛筆要是一用力就會因為摩擦而消耗得很快,所以要用很輕的小字。結果顏色也只有北極的三種顏色(黑、白、藍),不用到其他顏色也沒有關係(因為雨林色彩繽紛,就需要很多顏色)。

Q5.
這趟旅程中,你最開心的收穫是什麼?

冰河削掘岩石的情況是不去就不會知道的。那裏很像排排站著許多削尖的鉛筆依樣,白夜的太陽整天都在頭上,6點鐘、12點鐘、18點鐘、24點鐘時都一樣很亮。但是過了一個星期之後,就能夠感覺出其實太陽還是有點不同的。去野外、搭遊艇去再換橡皮艇上岸去看,看到的是完全無聲的世界。無聲的世界像是月世界,會思考聲音究竟是什麼。沒有動的東西、沒有風,就沒有聲音。聲音是物體的移動、振動;當浪也不動時,就會幾小時都沒有聲音。非常的安靜。於是當遠處的冰河崩落時,驚起的會是幾十萬隻的鳥。

在那裏不會耳鳴,是由於沒有氣壓嗎?一個人坐在石頭上發呆時也不會無聊,就坐著想這類的事情。所謂無聊,是指有時間卻沒事可做。我有時候也很想知道無聊的滋味。在北極事完全被隔離,和我們熟悉的喧鬧不同,非常的安靜,讓我們可以自問自答的時間很多。

Q6.
在回來之後和本書編輯過程中,還有什麼有趣的幕後小故事嗎?

在北極畫的素描編輯很喜歡。我覺得把我的四本素描整理成一本書很辛苦,但是年輕的美編卻連續熬夜好幾天的做完這本書。我認為能夠把這麼多的材料做成一本書的編輯也很強。

Q7.
你真的不再去北極了?接下來,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

北極真的不會再去了。接下來想去日本的溫泉、台灣的夜市、或是巴塔哥尼亞等等。不過應該不是開車就是搭飛機了。南極的觀光行程很多,北極卻只有外洋,只能繞外面走。除非是搭遊艇才能進小地方。北極是海,一定是船;南極是大陸,應該可以去,因為我想要在國王企鵝的中間一起睡覺。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306&extra=3822ff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32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