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獨行的推理時刻-《獨行殺手》導讀

總算,我們又有新的北歐推理小說可以看了。

  從小到大讀了如此多年的美國、英國、日本、法國,一路看到連《推理小說中的食物譜》、《推理小說中的名牌》之類的衍伸書籍都在看之後,好不容易才等到脫離了我每隔一、兩年就會不停重複的范達因愛倫坡本格……的《龍紋身的女孩》千禧年系列、尤奈斯博的系列,而這些,就是上谷歌打關鍵字就會立刻跳出來的「北歐推理」。
  有些人認為應該是北歐實在太冷、冬天太長,才讓他們的作家在寫作時也有了獨特的冰冷感。不過我倒是不同意,否則我熱愛的林格倫《長襪皮皮》、朵貝楊笙《嚕嚕米》到底算什麼?當然,也不要跟我辯說這是瑞典、芬蘭與挪威之不同啊。我比較想要認為是他們不得不待在室內的時間理論上比我們久(颱風假是一天,後續的整理確實比較慘;但被雪封住時是出不去的),所以想東想西、甚至自省的時間可能比較多,於是就有了讓我們讀起來感覺比較「清新」(和血腥不血腥是兩回事)型態的推理小說了。

  這本《獨行殺手》,重點是在英文書名《I'm Travelling Alone》。事實上,中文書名可能會讓讀者有幾種不同的解讀方式,看獨行的是殺手,或是殺的是獨行。英文書名的那個獨行的「我」,指的可能是任何人,從殺手、警察、被害人,到家屬、證人、旁觀者……因為原本一個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看的就是活著的時候做了些什麼。所有人都有「獨行」的時候,只是那些時間或長或短,也看個人喜好與個性。

  基本上,這是警察小說,自然還是要依照既有的規矩與公式,主角是一對搭檔,要是一男一女,還要個性迥異。最好還能有一方沉淪,需要另一方的拯救。當然,若有一位是俊男或是美女,更佳。對了對了,還要不聽上級長官指示,只是由於實在太過厲害,所以雖然黑到無可救藥,卻還是會被從黑洞中撈出來解決問題。作者沒有讓我們失望,以上皆是。美得像印地安人(這樣有政治正確嗎?)的女主角不只沉沒在自己的黑暗之中,還從一開始就在找死、往自己選好的結束日倒數,直至前搭檔帶著事件到音訊不通的海角天涯,明知她會拒絕,卻又很故意地留下資料跟一支手機……

  循著故事,我們會發現人類,成也家人、敗也家人。女主角之所以會努力讓自己當個活死人,是由於她失去了雙胞胎妹妹。其他角色,礙於會爆雷,在此就不說了。不過,依我短短幾年在日本當(最後的所屬單位簡直是帥到不行)警察口譯的經驗,嫌犯之所以會被逮到,或是說的謊會被拆穿,其實都是笨死的。這個「笨」並不是指智力測驗分數,而是不能記取教訓、太小看別人(不論是執法人員或其他)、沒有隨時提高警覺、忘記莫非定律和蝴蝶效應告訴我們的事。而且想要成功,有時真的得要能夠隨時讓自己保持在第三者的角度來看待世界。我不會說這本小說是教人犯罪的參考書,但確實在是一本值得一讀的推理小說,管他作者是哪一國人。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354&extra=d5bfdf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86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