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同學老友就該馬上約

今天下午,參加了一個我從日本回來以後就沒有再見過面的老朋友蔡宏瑜的告別式。他是我在京都大學時唯一一個有打交道的台灣朋友,而且還因為交情太好,被他笑說他會比原先預定的早結婚,是因為不要讓女朋友擔心。


我其實不記得我究竟是怎麼會認識到他,因為我在的理學院只有我一個台灣學生,而且平時的白天在研究室裡、晚上在實驗池看青蛙,完全就是個動物宅
,沒什麼認識別人的機會跟時間。不過,我卻非常記得一個場景(也許那就是我們認識的時候)

那是在京都大學舉辦給留學生們參加的宴會上,當我正在跟他說話時,有個我見過一次的台灣男生走過來插話。那天我穿了一件黑色的毛線織洋裝,有點短,很貼身。他過來說「你今天穿得很漂亮」。我因為正在跟蔡宏瑜講話,斜眼看了那個人一下,很簡短的說了聲「謝謝」,就繼續說我的話。然後,那個男生接下去「很像在賣的」。我難得不是泡在實驗池裡面出來參加聚會,居然被基本上不認識的男生這樣虧,一把怒火整個燒起來,直接對著那個男生的肚子打了一拳,就跟蔡宏瑜說:「走吧,有這種人在的地方我不要待」,留下摀住肚子半蹲在那裏的那個男生,就離開會場。那也是讓我再也不跟台灣學生打交道的主因。見義勇為型的蔡宏瑜基本上也很不高興,不過因為我都出手打人了,他就也沒有跟那個男生說什麼,只是跟我離開會場,然後說「你很恰耶」。我說「他活該。我雖然沒有學太久,卻也是學過跆拳道跟空手道的,那一下應該還滿痛」。

過兩天,我打電話給我爸媽講到這件事,我爸媽也很生氣,問我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我說我不知道,還被我爸媽唸,說被人家那樣虧,還不知道對方名字,算那個男生運氣好……。

後來蔡宏瑜結婚,老婆來日本之後,我就很開心的偶爾可以去他們家吃他們夫婦兩個人煮的飯。他們有了小孩,我還會去把好不容易才睡著的小貝比鬧醒,就這樣一路賴著到他們回台灣。然後,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就沒有再見過只有在幾年前講過一次電話),直到八月八日,我跟一個在日本工作的年輕台灣朋友說到他,然後,在八月十五日聽說他在八月十二日突然離世。還好?)來得及在今天送他最後一程。

我五年前在部落格寫了一篇【】,那時的幼稚園同學是在我上網搜尋她的三天前走的。這次,是在朋友過世的四天前想到。假如我一想到就打電話問候的話……現在,來不及了。

所以,真的,同學老友光是想念並沒有用,能見面的話,就要立刻約啊!(在有趕稿壓力的時候,我可以帶稿子去的話就比較好約是真的)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403&extra=13d53d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6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