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里山的好繪本

這本里山的一年繪本1:水稻田的一年》和《雜木林的一年》及《農地的一年》,在日本合稱為「里山繪本」。

自從二年生物多樣性第十屆公約締約方在日本名古屋舉辦時提出「愛知目標」和「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這兩個理念,希望推動生物多樣性主流化以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目標之後,里山Satoyama)這個字,就成為熱門的討論話題(好吧,至少是在我的同溫層)。而在那之前,曾經有已退休研究員夫婦想要我帶他們去「里山」參觀,不過那時候他們誤以為「里山」是像京都的「嵐山」那樣的地名,之所以需要保存,是因為那裏景觀美麗,有很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但其實里山並不是地名,而是位於徒步可以當天來回的距離,有人在使用、經營管理的環境。由於這感覺起來跟距離遠的「深山」為相反詞,所以在台灣也有人以「淺山」來表現,但以我個人來說,我認為「淺山」並無法確切的表現出有人在利用的這件事,而保存里山的目的,並不只有把那片環境及生活於其中的生物保留下來而已,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在於保存人類利用里山生物的智慧與傳統。不論那是去採蕈類、野菜、各種果實、草藥回來食用或加工,亦或是收集枯枝、砍柴生火、蓋房子等都是。

台灣剛開始舉辦以里山為主題的研討會時,邀請來的講者之一是我研究室的小學弟。他舉了很簡單的例子,說明里山就是像《桃太郎》的故事中「老爺爺上山砍柴、老婆婆在河邊洗衣服」那樣的日常風景。起初大家可能會認為那種風景非常的平常,但是當這類的原風景由於開發等原因而失去之後,就再也找不回來了。這就是為什麼大家會熱愛宮崎駿的動畫電影《龍貓》,因為那重現了我們心中的故鄉。

《水稻田的一年》這本書,介紹的除了水稻田的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之外,還有以水稻田為棲息地的各種生物的生態與習性。《森林的一年》及《農地的一年》的設計也是一樣,書中的圖畫就像是定點觀察的紀錄片一般,在固定不動的廣角鏡頭下,看到熙熙攘攘往來頻繁起落的動物與植物,以及在這些生物間的人類活動。這三本書都是生物與人類的歲時記,不同的只是棲息地而已。

在日本有個「龍貓森林基金會」,以募款的方式,一塊塊的把埼玉縣狹山丘陵的里山買下來,從一九九一年買下第一塊地以來,到二○一八年三月已經買下四十八塊地。這些土地以雜木林為主,雖然每一塊的面積都不大,但卻都能夠看出這些雜木林在過去是如何支撐了人們的生活,以及人們是怎麼永續的利用這些環境。光是看著這些里山風景,就能讓人感到親切、安心,即使不期待在其中看到龍貓,也希望能夠看到原生動植物的蓬勃繁衍。

我在兩年前跟里山基金會籌備處的幾個夥伴一起造訪了龍貓森林基金會,和她的創辦人交換意見,希望能夠跟他們一樣的努力保留台灣的里山環境。雖然台灣的土地持續被開發,河岸一直水泥化,不過我們還是期待台灣的穿山甲、石虎、食蟹獴、水獺以及其他更多更多的動植物可以陪伴我們到將來而不會滅絕。這套《里山繪本》,畫的是日本的現實里山環境,也是我們希望保留的台灣生態。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427&extra=bae775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