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滅絕動物的夢想之旅《星尾獸探險隊》推薦

收到編輯來信,說他們正在規劃出版一部長篇的冒險小說《星尾獸探險隊》,想問我是否能夠推薦。我才看到「這本書穿插了動物與古文明的故事,情節驚險也很熱血,作者是日本知名的動物學者河合雅雄⋯⋯」就立刻回信說:「可以可以,我很可以!」,完全來不及看到接下來的「故事中也傳遞了他的生態觀點,繪者松本大洋的插圖也很精采(以下略)」。因為對於這位作者,雖然我來不及在他仍在京都大學時上他的課,研究對象也不是靈長類(青蛙最多最多也只可能是靈長類的食物之一),但是在動物行為學會或是動物生態學會上還是有機會一窺他的風采,跟周圍的同門們竊竊私與:「他們一家兄弟都好厲害,晚輩們的壓力好大⋯⋯」因為河合家基本上不是醫生就是學者,在講到河合「先生」(老師)或是照京都大學習慣河合「樣」的時候,會再加一個「動物那個」 或是「心理那個」以作區分。當然,「動物」也經常被代換成「猴子」或是「靈長類」。不過無論如何,聽到「河合」兩個字,我們想到的一定先是他們家的人,別無分號。就是這麼厲害。

但是,河合雅雄也有不是以本名,而是以「筆名」當分身的時候。這本書的作者名草山萬兔,正是用來和他平時的學術論文、科普撰述加以區隔的一個名字。在這個時候,他可以天馬行空的寫奇幻故事,讓筆下的生物和「人」交談,各國的神話動物和已滅絕生物共聚一堂,述說自己的經歷,或是往某種共同的目標前進。而在字裡行間,卻又會猜測作者是透過哪個角色來投射自己,有哪些遺憾與「殘念」想要呼籲其他人響應、一起彌補。就像生態學的大老E.O.威爾遜寫的唯一一本小說《蟻丘之歌》,讓書中熱愛生物的少年主角在長大之後並非成為動物學家,而是從事別種行業來協助保存自然環境,讓我看完以後不停的推薦其他人看,並加一句「他一定是深深感受到要保育野生動植物,不能只靠動植物學家」一樣的,在這本《星尾獸探險隊》中,也一樣讓我們相信河合雅雄這位靈長類學家,一定很想實際上跟動物交談、交流,不是用科學性的統計推論,而是像杜立德醫生一樣能夠和動物「交朋友聊天」,或是想要有個所羅門王的指環,聽得懂動物的話語。雖然以作者的真正身分,靈長類學家和研究對象之間的距離,已經比我這種在碩士時研究鳥叫、博士班的時候研究青蛙叫的人近了許多,卻也仍舊無法確實、斷言追蹤數十年的研究對象所想所為,究竟是否真的和我們推斷的一樣。

不是我要說,這本書真的很厚。厚到看完之後,會忍不住思考有沒有辦法刪減哪個部分,讓故事更為簡約、節奏更為快速。但是正如我在和本書的審訂者林大利討論時說的,故事的時空背景是距今一百年左右的日本大正時代,所以不論是書中的動物知識或是生活的步調,都不能夠一個不小心就穿越到現代來,我們也就在看著書中各種人與人、人與動物、不同種動物之間的友情交情交流互動的過程中,和龍二與小百合一起,逐漸融入風叔叔的世界中。

在故事中,出現了在古時候就滅絕的星尾獸、大地懶,以及幾年前才剛在日本宣告滅絕的水獺。風叔叔帶著龍二和小百合追尋星尾獸的過程,其實是很多生物學家想要做的事。假如能夠發現,並親眼目睹傳說中的動物,真的就可以含笑九泉了啊(誤)。其實不放棄追尋,還繼續探索已宣告滅絕動物的人還不少,日本至今有些人還在到處尋找水獺的蹤跡,台灣也有人說雲豹沒有滅絕,這些人都是「夢想家」,做著我們不敢想,卻也期待成真的夢。

雖然我完全不想要跟龍二或是小百合、風叔叔對調身分,但我是真的很想要有和他們一樣的機會,揪一整隊有各種專長的動物一起出門去,露營就好。有擅長抓魚的水獺,加上能夠從樹上摘各種果實來的靈長類、幫忙打探狀況的神話鳥類,夫復何求呢?何況還有一隻黑熊──熊左,讓我聯想到我才剛看完的紀錄片《黑熊來了》中的超帥氣「熊吉拉」。牠被拍到破解研究者設置的陷阱,不但沒被抓到,還每次都把裡面的蜂蜜拿走吃掉,讓研究人員邊跳腳搖頭,邊稱讚牠實在很厲害。動物的本事,真的超乎一般人的想像。《星尾獸探險隊》就是帶著讀者們在故事中穿梭、認識動物的一支隊伍。

書很厚,故事很長,那麼,就請直接進入奇妙的動物世界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