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可以幫植物系、生物系、生科系招生(?)的小說──讀三浦紫苑《沒有愛的世界》

原刊登 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3281?fbclid=IwAR2V1pO10tB-ZJ1rIpqWkEbW9KISITYBHtcey1HIPPhihsNjHHmrFQZ-obA

喔耶,終於有以「友系」為主角(主題)的小說出現了!自從《哪啊哪啊神去村》讓社會大眾增加了一些對森林、林業的認識以來,我終於等到三浦紫苑寫了理科女!而且描繪得非常精準、鮮明。相對於《哪啊哪啊》主角是高中剛畢業的男生,《沒有愛的世界》則是博士班女生;森林系是農學院、植物系是理學院。而我最常隨口跟別人說的是:「農學院畢業就有一技之長,理學院沒有~(卻是扎實的科學基礎,接下來你想念什麼都可以。理學院,是讓你思考科學、思考方向的好地方)」。

最近幾年很常出現的話題是:哪些科系是轉系或畢業後沒出路、甚至是「上午註冊,下午休學」排行榜的常客?我原本以為,在制度改變之後,像我們以前那樣聯考一次定生死,除非成績頂尖,或真的有好好填志願,否則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到哪所學校什麼科系的狀況會變少;或者,被逼著放棄自己真正想念的科系或學校,而去了家長親戚長輩們「為了你好」、建議(強迫)填的科系,於是產生一堆由於太孝順無法違逆,只好在沒興趣的科系待得生不如死,直到哪天自爆或早早看破人生的年輕人會變少。但是現況卻讓我有點錯愕。

因為如此,我覺得各大專院校、技職學校能夠多邀請(不需要是傑出)校友到校介紹自己科系的實際內容、畢業生從事哪些行業(即使跟原本科系完全無關也行),或更厲害的是找像三浦紫苑這樣的小說家直接寫一本,才能夠第一次、唯一一次選科系就上手。否則學生浪費了青春、家長浪費了錢、老師浪費了時間,真是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前面說了植物系是友系,因為我們真的很多課是一起上的。2003年夏天,臺大動物系和植物系合併成「生命科學系」之前,也沒幾所學校有生物系,更別說分成兩個系了。動物系的必修課有普通植物學,植物系的必修課有普通動物學。其他還有普通物理、普通化學、普通心理學等等,正課及實驗課都在一起,也因此,在動植物系的小世界中,造就了不少班對和動植物系對(不過這並不是重點,只是說一下動植物系也是「有愛」的世界啦,不是全部像我這樣沒有對人類的愛)。不是我故意要打書,不過想知道動物系是在做什麼的人,看我的書就可以了。不過這也會產生誤導,因為我是走動物生態和動物行為,但是實際上,我念大學時的動物系,分成「動物生物組」和「漁業生物組」,兩組加起來只有39人,其中走生態路線的只有2人。其他有生理、免疫、分類、微生物、遺傳、組織……或是走應用路線去做魚飼料,當然也有轉行當醫生,或是真的完全跟生物沒關係的。對了,也有研究所時去念公共衛生,然後成為副總統的動物系學長呢!

既然許多課都一起修,在共通的課修完之後,大家就照著自己的興趣開始上不同的課。即使同樣是動物系,像我會把所有課名掛了「生態」二字的都盡量去修(於是在我爸開的魚類生態和海洋生態的兩門課中,他都給我全班最低分),並且從大二就進生態研究室跟著老師及學長姐跑野外那樣,知道自己想走的路線需要哪些更高階課程的,或是想清楚自己要轉行的,就會各自「修行」,同班同學真的會全員集合的,只有僅剩的少數必修課程。像這本書中的女主角本村每天每天在研究室做實驗,也是我大部分大學同學們現在還在持續的日常。不同的只是實驗材料不是阿拉伯芥,可能是斑馬魚,可能是各種細菌、可能是胚胎等等而已。

我在看這本小說時,也回想起上個世紀,PCR研究什麼才剛開始起步的時候。那時我在研究室當助理,有個機會到東京大學海洋研究所的研究室去做臺灣櫻花鉤吻鮭遺傳研究。我在那裡待了大半個月,每天跟研究室一位同為助理的女生一起把櫻花鉤吻鮭的肝臟磨碎、用洋菜膠(其實都只有說agar)做凝膠跑電泳(順便問問有沒有人想把多做但沒用上的洋菜吃掉)。我們的實驗很順利,後來中研院、臺大、東大海研所也一起發表了櫻花鉤吻鮭的論文。但是對我和那個女生來說,記憶最深的並不是我們的名字有沒有出現在論文的角落或謝詞的某處,而是在從位於東京中野的東大海研所搭公車到新宿,再從新宿搭電車回家的路上,在全世界聞名的東京擁擠人潮之中,我們兩個人的周圍方圓一公尺範圍內,會完全沒有人!真的是完全沒有人靠近到讓我們最後很懷疑地拉起袖子自己聞聞,再互聞對方的衣服,確認一下「我們很臭嗎?真的有那麼臭嗎?」不過當然,自己是聞不出來的。在那種狀況下,我們的「沒有愛的世界」是被動的,因為臭到沒人要接近啊!相較之下,研究阿拉伯芥真是美好得多。至少用植物做實驗並不會有用果蠅或魚或老鼠那樣被說是在「殺生」。

三浦紫苑透過《沒有愛的世界》讓我們認識植物、認識植物研究、以及研究植物的人。順便,也讓我們知道熱愛廚藝的人,也是以同樣的心情在鑽研的。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說,更是一本可以幫助植物系、生物系、生命科學系招生(?)的小說。真心不騙。三浦筆下的本村的特色之一,是會穿上各種植物細胞或蕈類等配合心情或實驗的圖案T恤。在研究室做實驗的人這樣穿的比較少,跑野外的人則很多。看鳥研究鳥的穿鳥圖案、哺乳類的穿哺乳類圖案、植物的穿植物圖案,是極為平常的。基本上,大家還穿到「物種」等級。至於我呢,光是青蛙圖案的就不下30件,甚至可以依照演講主題,不只是穿山甲、石虎、蛇,就連講《屎來糞多學院》,都有胸前是十種動物大便圖案的衣服、方巾可搭配。只是這樣穿戴的時候,沒有人要坐在我對面跟我一起吃飯而已。我平時被人認為是沒血沒淚沒有愛,但我只是對人,特別是棄養寵物、捕殺野生動物的人沒有愛而已。我對這個地球可是充滿愛的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4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