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同性戀:同性戀的自然史》推薦序

雖然在看動物同性戀同性戀的自然史這本書的時候,時不時會出現一些名詞讓我覺得譯者已去國多年,跟這個領域變得不太熟,但是瑕不掩瑜,還是讓我一頁一頁的不停看下去,追著看有哪些我已經知道有這些行為的動物被寫進來,以及還有哪些動物是我不知道的。不過其實我在看這本書時,除了後面會提到的企鵝繪本以外,首先浮現在我腦海中的,是獲得2003年搞笑諾貝爾獎的一個研究。

1995年的65日,當時為荷蘭鹿特丹自然史博物館館長,也是位鳥類學家的穆力克C.W. Moeliker),聽到他的辦公室窗戶傳來」的撞擊聲之後,發現是隻綠頭鴨撞到玻璃,死掉了(這稱為窗殺)。當穆力克館長走出去時,他看到一隻活生生的雄性綠頭鴨走過來,開始跟地上那隻綠頭鴨的屍體交配,而且在被穆力克打斷之前,這種行為還長達75分鐘。穆力克對窗殺綠頭鴨進行驗屍之後,確認牠是雄性。後來穆力克把那隻不幸的鴨子做成標本,在演講時讓聽眾輪流看那隻鴨子,還把65日訂為「死鴨子紀念日」,辦活動討論如何預防窗殺。而他所做的活雄性綠頭鴨跟窗殺雄性綠頭鴨交配的「同性+戀屍」紀錄,也讓他花了6年的時間才決定發表,又再過了2年,獲得了前述的搞笑諾貝爾獎。

就像這樣的,當一個或數個觀察紀錄有可能被嘲笑或是被黑的時候,研究者/觀察者會考慮非常的久,才鼓起勇氣發表。所以我很佩服這本書的作者,能夠把近一千年來的各種文章文獻爬梳整理,讓我們看到各種有趣的動物行為。而且,還提醒了我們在野外觀察動物的時候,若是光看動物的行為,是不一定能夠確定性別的。假如想要發表的話,絕對要用分子生物學的手法來重複確認。特別是那些從外觀上看不出公母的物種。

在台灣也很知名的北海道旭山動物園,養了不少隻的企鵝,每年冬天從12月初到3月底的「企鵝散步」,更是吸引了各國的遊客。那些企鵝每年都會有幾對會配對、產卵、育幼,其中也包括了兩隻公國王企鵝的配對。

在這本書中也有提到國王企鵝的例子。由於國王企鵝是公母都會孵蛋,所以只要有多出來的蛋需要孵,保育員也會把蛋交給公公企鵝去孵去養,公公企鵝也都能夠盡責的把雛鳥養大。在美國紐約中央公園裡的動物園也有這樣的公公企鵝配對,而且牠們的故事被畫成繪本一家三口,是本很有趣而且讓大小讀者認識多元成家的可愛繪本。可惜有不少國家把這本得獎繪本列為禁書。喜歡同性的動物,不限於鳥獸蟲魚,也不是由於牠們是在被圈養的環境中才會發生。在自然界中,那佔了一定的比例,那是很正常的。而且,也表現出動物行為的多樣性。

自古以來,人們就會用詩詞書畫來表達對動物的「觀察」。但很大一部分卻是錯誤的,然後以訛傳訛一路至今。「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還算好,對於動物的同性戀行為,若不是硬要做別的解釋,就是粉飾太平。在動畫《海底總動員》的小丑魚尼莫,媽媽死掉了,尼莫被爸爸養大。可是真實世界中,爸爸在這時候是會變性成為「媽媽」的。假如我們可以接受魚類的性轉換,當然也應該可把其他種動物的、人類的視為理所當然。

這本書,讓你知道大自然的奧妙,生物與動物行為的多樣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2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