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拜訪大象吧!《象什麼》(新版)作者序

2006年時,我和動物園的同事們及志工組了一個「象伕團」到去泰國清邁的大象保育中心當志工照顧大象。清邁的大象保育中心,是泰國政府收容、保育大象的一個單位。有八十到一百頭大象在那裡安養天年,也有一些受完訓練的大象,以近距離接觸的方式,讓遊客認識大象、喜歡大象,進而願意保護大象、替大象做點事情。
  我在行前就想好我要趁著當象伕這個能夠接近大象、和大象朝夕相處的機會好好從各個角度拍照,讓看照片的人猜不到我拍的是什麼,來個紙本版《瞎子摸象》。到了當地,我們接受「業餘象伕」的訓練,用幾天的時間學習照顧大象,包括清理排泄物、餵大象、洗大象,以及騎大象等。在很短的期間,我們每個人都從喜歡大象,變成一輩子的「象僕」,都想盡一己之力保育大象,這就是
象什麼這本書的由來。

  我們那一次泰國行其實是去探路,想說哪一天可以帶著喜歡大象的大小朋友們去到大象的家,到亞洲象的棲息地看看牠們的狀況,再討論我們能夠幫牠們做些什麼。可惜大象團這個主意一直未能成真,就這樣過了12年……

  2018年的東南亞動物園水族館協會(SEAZA)年會由泰國主辦,地點在清邁。我看到會議公告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可以去看我的大象」了!何況議程中的參訪,還真的有要去大象保育中心。那怎麼能夠不去呢!

  在參訪的那天,我的背包中裝了放有《象什麼》的平板電腦。雖然導覽員很熱心的帶著我們參觀,讓我看到大象保育中心在這12年來的改變、開心的看到那裡的各種設施、動物福利、大象救傷與醫療等只有變好沒有退步、認真的聽象糞紙製作的細節,看看和我自己做的大象河馬糞紙有什麼不同,不過我的心還是惦念著我的大象,不知道她好不好、象伕還在不在。等到自由時間,我立刻拿出我的平板電腦翻到有我的大象照片那一頁給工作人員看,跟他們說:「我12年前來過這裡,回去以後寫了這本書。」

  看到照片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都跟我說:「哦,那是瓦娜莉,就是剛剛在表演的左邊數過來第五隻喔。」他們真的每個人都認得每一隻大象。

  我很興奮的衝到正在休息的象伕前面,確認那是當初的象伕沒錯,就又再拿出平板給他看,比手畫腳的跟他說我以前受到他的照顧,和他及瓦娜莉一起過了好幾天。

  等我回到說英文的工作人員旁邊,她跟我說當初還是9歲小象的瓦娜莉在三年前曾經當過媽媽。獸醫跟象伕一直跟著她,但她偏偏是在象伕去洗手間的幾分鐘之內生產,寶寶沒有活下來。於是在那以後,她就不再對公象有興趣了……其實這也是野生動物保育的瓶頸之一。因為想要野放動物,在棲息地被開發、破壞了以後牠們無家可歸;為了要增加族群數,希望牠們能夠繁殖,但是動物們是否能夠順利配對、生產、讓牠們的後代平安長大等等,卻不全是人類所能左右的。特別是像大象這樣懷孕期、育幼期都要花上很久時間的動物更是如此。何況現在還是有許多不肖人士為了象牙、象皮而盜獵大象。

  幾年前曾經有位住在美國的媽媽幫她6歲的女兒問我為什麼要騎在大象身上。我回答她就像牧童騎牛、牛仔騎馬、沙漠騎駱駝,象伕騎大象,都是請生活周遭的動物幫忙工作,牠們都是人類的好朋友。所以在飼養這些動物時,都必須要好好照顧牠們,讓牠們身心都健康才行。不論那是大象還是倉鼠、寵物或是野生動物。

  我們的環境變得越來越糟,當我們只看到片段的時候,就像會瞎子摸象一樣的,不懂得我們面對的全貌是什麼。雖然每個人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是不棄養寵物、不餵食自家寵物以外的動物、不亂丟垃圾都可以是一個開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