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都大學打人的過去

 

說到打人,我在大學社團(台風社)裡有時候會打著玩(?!),到我那時候的社團社長從外國回來,我要約他見面的時候他的條件是:「你不打我我才去」。但那其實真的只是打著玩,要表示我真的有學過一陣子跆拳道、一陣子空手道。

我真的動手打人,是在我去京都大學念博士班的第二年。在當時,我是理學院唯一的一個台灣學生。理學院農學院跟校本部隔著一條馬路,我平時根本不會遇到其他台灣學生,僅有的少數場合,是學校辦留學生活動的時候。由於我在剛入學時的留學生迎新活動上和一個美國男生一起代表致詞,所以好像有一些人就知道我是誰,但我不知道他們誰是誰。

博士班二年級的時候,學校又辦了留學生迎新活動,我也去參加。當我正在跟一個法學院的台灣男生新生聊天的時候,有一個有點面熟的台灣男生(我會認人臉,但是不記得名字)走過來問候。他對我說:「你今天穿得很漂亮」(迎新趴嘛,總不能穿我平時去野外的服裝。何況第一年迎新的時候,我們研究室的秘書還幫我穿上她的和服)

在台灣的時候,從來沒有人當面稱讚過我長得漂亮還是穿得漂亮,所以我就轉頭跟他說了一聲謝謝,繼續跟那個法學院的台灣男生聊天。接下來,那個有點面熟的男生又說「很像在賣的」(我不記得確切的用詞,但總之就是那個意思)。我直接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肚子上,拉著那個法學院的男生就走了。那個被打的男生蹲在地上起不來,周圍的人看到我打他,有聽到他說什麼的人跟目擊者們說我被說了什麼,大家都覺得他活該。

過幾天,我跟在東京的我爸媽說我打人的事情,我爸媽問我那個人的名字,我說我不知道啊。我爸媽說我被人家講難聽話,為什麼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算他運氣真好……

在那之前,我從來沒參加過台灣留學生的聚會,在以後,我更沒有興趣認識其他台灣留學生。我唯一會講話的台灣人,就是前述那個跟我聊天的台灣男生。

有些人,真的不值得浪費唇舌說話。你忍耐,只會讓他們自以為很風趣。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5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