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殺社年會口譯時又笑場了

幾年前在口譯三大叔(法國的吉爾大叔、日本的石田衣良、台灣的張國立)對談的時候,因為三位帥大叔實在太幽默,於是我不只是噗哧的笑一聲而已,而是笑個不停讓石田衣良一直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在那之前也有過在口譯島田莊司講到他媽媽太用力煮味噌湯給他的事情時笑到停不下來,讓島田莊司不停的叫我不要再笑了,但是他越講我就越笑個不停。最慘的是那次我還兼主持,完全沒有人要救我的就直接讓我死在台上……

所以在三大叔那場口譯之後,臥斧就說我只要不笑場,口譯其實很讚。但是前提就是「不笑場」啊!!!

我原本以為作家的場子才會笑場,沒想到這次在會議的報告口譯時也笑了。這次笑的內容是黑色的。

在這次的路殺社年會上有一場日本講者的報告,是關於用聲波驅趕鹿、熊、野豬、鳥等等動物。他在測驗的機器有固定式的、有裝在汽車上的、火車上的,也開始在機場測試防鳥擊。當他講完之後,聽眾問到有沒有測試過裝在新幹線上,因為假如大家有仔細看的話,台灣高鐵或是台鐵的車頭有時候會有血跡和鳥羽。

講者回答「我還沒有在新幹線測試過。不過日本的新幹線假如有血跡,那通常是人的……

然後我就笑出來了,雖然那其實是個很黑色不應該笑的事實。日本真的滿常有人臥軌哩。只要看到平時非常準時的各種電車突然在不是颱風或是什麼糟糕天後時延遲,大概就會聽到廣播,然後跑馬燈出現【由於人身事故……】。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0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