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文學有距離--《捨棄在八月的路上》

attachments/200804/6867260636.jpg attachments/200804/1100531599.jpg


捨棄在八月的路上這本書的譯者在出版社甚為知名,所以我相信她的譯筆一定會把讓中文讀者看得很順(意思是說,我的心得其實是看日文版來的)、很舒服。
這本書是第135屆的芥川賞(純文學類的新人獎)得獎作品,在博客來的書介上寫的是「作者從佐藤敦與看似獨立自主的女貨車司機水城之間的互動著手,深刻描寫出年輕世代在面對理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心情,以及對於生活、愛情無所適從的茫然心境。」
可是我當初寫意見給出版社時的意見卻是:
「我目前才譯了兩頁。你會發現字不多,可是幾乎都沒有寫到主詞。像第一段都已經到第四行了,才總算看到主角的名字、知道前幾行到底是以誰的立場想或講的呢!」
顯然我實在是不太能進入純文學的世界。
其實這本書看起來很順,一下子就看完了,我只是實在不懂它為什麼會得獎......

以下則是我當時譯的前二段。有興趣接著看下去的人,請去找王蘊潔的譯作囉。她譯的一定出於深思熟慮,不像我是譯了當參考用的,沒有想太多。
看默默的持續工作中的水城女士看得入神。她把手臂伸入厚紙箱中,正從裡面取出罐裝咖啡。在把手臂靠近胸口舉高時,罐裝咖啡就堆積在手肘的內側。那是190毫升罐,通稱『一九』罐。她邊用對被臂上的肌肉弄亂的,由罐裝咖啡堆疊而成的金字塔進行微調,邊夾緊手臂直接搬運罐裝咖啡。然後緩緩的靠近已經打開的自動販賣機的商品投入口。
一副想要走快點卻無可奈何的表情。而後,不知道是以什麼為契機,又突然一個接一個的把罐裝咖啡放進機器裡。邊用腰及膝蓋打拍子、邊堆堆疊疊的把它們給丟進去。雖然只要罐頭的角度稍微有點偏差,罐頭就會卡在半路上,但是卻沒有時間可以慢慢做事。縱使已經是八月的最後一天,東京的熱度還是一點也沒有減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95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