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得跟真的一樣」!《蒲公英手札》

attachments/200805/8802232742.jpg attachments/200805/9308046829.jpg


才剛看幾頁,就有一種很深的感覺,好像是在看用日文版的瓊瑤筆法重寫司馬中原的書!
那時相當於中國的清末民初、日本的明治維新,是西洋文化、科學、窮兵黷武等等剛滲入東洋的時候。為了表現出西洋情緒,在文章中隨處會出現用平假名加標點註記的「外來語」,像是大廳(Hall)、門把(Door knob)、高格調(high class)、靈感(inspiration)、想像(imagination)等,所以在閱讀的時候,也可以大略了解有那些東西是在當時才剛傳入日本的。除此之外,作者對「遠野」一族所做的鋪陳,也可以讓讀者體會到日本鄉間的傳奇與風情,是本相當有趣,但看完後會有淡淡哀愁的小說。
書名的『蒲公英草紙』,是書中第一人稱的「峰子(Mineko)」替自己的日記取的名字;而『遠野物語』的「遠野」,則是在故事後半出現的,擁有某種特異功能的一族的統稱。
故事一開始,是峰子在聽二次世界大戰終戰那天,從廣播中流出的的日本天皇說的敗戰宣言;而她之所以會想起小時候,是因為在經歷了戰爭的空襲等慘痛事件等之後,她居然還找到一本燒剩的日記,而後重讀內容所致。對她來說,人生就像是沿路拾起許許多多的小石頭,然後一路揹著走一樣。等你經過了無數的歲月與季節,走累了把簍子放下來休息,並重看拾起的石頭時,你會發現撿到的石頭中有幾顆是會發出像寶石般的光芒的最美回憶。對峰子來說,她人生中最美的小石頭,就是她小時候的那段日子、在那座宅第中過的季節。
峰子一家住在位於福島的一個小村落中,她的父親是村裡的醫生。那個村落中最大的一戶人家姓槇村,在那時已經傳到第十七代了,雖然不是村長,卻代代都肩負著領導村落的責任。槇村家有兩個兒子、二個女兒,長女在外讀書不常回來、長子清隆很帥很用功,次子廣隆卻很調皮搗蛋,么女聰子比峰子大一歲,但是因為有先天性心臟病,所以成天都在房裡休息。峰子的父親除了固定去看診之外,還經常在三更半夜被找去替聰子看急診。
峰子上小二的時候,她父親說槇村家的夫人想請她每周有幾天到槇村家中陪聰子玩,解除聰子的寂寞。
陪伴聰子的生活過了幾個月以後,來了一家姓春田的人來拜訪槇村家,並被招待住在槇村的天聽館中。他們其實就是被稱為「遠野」的一族,沒有固定居所,只是在日本全國各處流浪,尋找自己族人,並把遇過的所有人心中的故事都收集、記憶在自己心中的人。此外,他們也或多或少具有預知能力,能夠驅吉避凶。但是這種能力只能遺傳,配偶最多只能學到收集記憶的能力。而當他們的「記憶體」爆滿時,就會陷入假死狀態,要在四周點著蠟燭、枕畔放著一臉盆水的房間中大睡上好幾周。從後來發生的事,讀者們會知道聰子其實有遺傳到一些「遠目」,也就是偶爾能看見未來的能力,只不過無法知道那是多久以後的事。
槇村家的家訓是要盡己之力,替村民造福。聰子在峰子的陪伴下,身體多少有了起色,就和峰子約好以後要一起替村民做事。而聰子能夠做的,就是和峰子一起照顧父母去種田時沒事作的小朋友。
在故事中的支線還出現了雕刻佛像的師父、唾棄傳統日本畫而改畫西洋畫的畫家、因兒子孫子都在日清戰爭中死亡,而相信科學至上,沒事就在發明怪東西的老師等。當然,也描述了聰子嚮往佛像雕刻師父的初戀、廣隆和峰子之間若有似無的感情,只不過這兩段都是沒有開始就結束了的故事。
最有趣(?)的描寫,當然是講遠野一族的時候了,那個部份,會讓讀者很想查書看看那是真的鄉野傳奇,還是只是作者自己掰出來的故事。因為,作者「說得跟真的一樣」!這也顯示出作者的功力已越來越深啦。若是當成稗官野史轉述給別人聽的話,應該可以把聽眾唬得一愣一愣的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83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