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讀」,卻很喜歡「看」--《赤瀨川原平的本月的標題冠軍爭奪賽》

attachments/200805/8430062204.jpg

最近寫了一些導讀與推薦,還很快樂的寫了第一次的試讀,讓我想起2000年8月的時候推薦過這樣的一本書》(當時文筆跟現在還是有點差的啦)。
可惜這在當時也沒有被譯成中文,讓我好生遺憾。因為赤瀨川原平實在是個奇葩!居然可以不看內容就寫書評耶!
我寫的各種跟讀書有關的文章,不只是從頭看到尾而已,寫導讀的時候,看個五次十次都有呢!完全不誇張喔。

這本書赤瀬川原平の今月のタイトルマッチ》
Gap出版、定價:1600日圓〈稅另計〉
在日本亞馬遜只剩下舊書,從4000日圓起跳!

書腰:
日本首初!不讀就寫的書評
不愛「讀」書,可是卻很喜歡「看」書。像這樣的赤瀨川原平,不讀書的內容,光看書的標題就寫書評,而完成了這本書!
作者介紹:
1937年出生於橫濱。畫家、作家。武藏野美學校肄業。前衛藝術家。千圓紙幣事件的被告。路上觀察學會會員。1981年以《父親消失》(以尾克彥的筆名發表)獲得第84屆芥川賞。是引發宮武外骨、3D照片、中古相機、新明解國語辭典、老人力……等各種風潮的人。著書有《東京果汁機計畫》、《超藝術的無用長物》、《有個名叫外骨的人!》、《可不可以摸摸看─推薦中古相機》、《老人力》(筑摩書房);《新解先生之謎》(文藝春秋)、《老人與相機》(實業之日本社)、《千利休─無言的前衛》(岩波書店)、《優柔寡斷術》(每日新聞社)、《我們在生病》(Makino出版)等多數。

目次
前言

標題冠軍爭奪賽 前半 19971~9
特別投稿「搞不清楚在作什麼了」 by宮澤章夫
標題冠軍爭奪賽 中盤 199710~19988
特別座談會「赤瀨川原平‧尾克彥的冠軍爭奪賽」by赤瀨川原平×南伸坊×岡野宏文
標題冠軍爭奪賽 後半 19989~20004 

前言
我不是讀書家。這是可以斷言的。
我沒辦法好好的讀書。閱讀是件苦差事。
要把整本書看完,更是痛苦。
若是一部分的話還可以讀一讀。我喜歡閱讀正好躍入眼簾的一節,點頭同意原來如此的那一瞬間。不過這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要我把塞滿這麼厚的書的鉛字,從頭到尾全部讀過一次,是件做不到的事。光是把書拿到手上,就已經覺得「沒辦法」了。
可是因為我自己出書,又靠書吃飯,所以經常被認為是讀書家。
況且這個世界又無條件的認為讀書是件好事。
每當我很誠實地宣佈:「我不愛讀書」的時候,對方就會說:「不,不,您太客氣了……」。什麼是不不呀。
被當成是「您太謙虛」,可就一點也不有趣了。關於這種事,我可一點也不想謙虛呢。
大概就是這樣。不過若是在書的世界中工作,就總是會被拜託寫書評,這可真傷腦筋。我沒有讀書的習慣。遇到很喜歡且很有趣的書是另一碼子事,可是這種書在世間的出版物中,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若是受到誤解的話就很糟糕,我並不是說世間的書全都是不好的。只不過是對我行不通而已。根據我的想像,應該有許多對別人來說是好的書才對。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很鄭重地拒絕書評的委託,但是也有講不通的時候。
「千萬拜託」
由於在這個景氣不好的時候能被這樣說,對自由業者來說是感激不盡的,所以我拒絕的力氣也有變鈍的時候。當『花椿』這本雜誌來委託時也是如此。雖然我很鄭重地拒絕,但在最後關頭時卻又被打回票。
形式和一般所謂的書評不同也沒有關係,只要每個月連載就行。這讓自由業的我有點動心。我心想這下糟了。
「是嗎,可是我真的覺得閱讀是件苦差事,又不能只看標題就寫……
才說到這裡,對方突然停下不動了。我也不是在諷刺,只不過是對標題,或是簡短的詞句有興趣而已。
「另外,書的腰帶也會讀一下。因為我很喜歡看封面,所以若是類似這種不用負責任的事的話,就可以輕鬆地做。那麼我讀標題,光靠標題寫文章如何?」
我認為這當然是行不通的,只不過是在最後關頭的一種推脫之詞而已……
可是對方卻打蛇隨棍上。
「這聽起來很有趣喲,光靠標題就寫的這個提議。不是普通可見的。要是這樣的話,比方說每個月三冊的話,應該很簡單吧。」
「噯,欸,也不能說簡單……
在這個階段,又在最後關頭被大力地擋了回來,
「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對不起讀者」
「不會啦,反正書是從標題開始的嘛,光靠標題來寫書這件事,搞不好…..
被這樣一說,我完全認輸,而這件工作也就這樣實現了。
若是這樣就好的話,對不愛讀書的我說就是件非常輕鬆的工作。雖然以工作來說還是很吃力的,但從不是書評的這個立場受到保障的這點來看,就沒有壓力,非常的輕鬆愉快。
這可能可以算是一種占卜,就像是看手相,或是姓名判斷一樣吧。以一根被砍斷的木頭來說,是由光看木頭的切面,來考量那根木頭的本質。與其說是考量,或許改成是想像其內涵的說法會比較好。
由於我自己也寫文章或是出書,所以知道命標題之難。從內容攪搾、千思萬慮想出來的標題,有可能讓他人完全不知所云;而若是把和內容完全無關,只是突然浮現腦海的詞句拿來當標題的話,就有可能從出乎意料的方向顯現出內容。
可是不管再怎麼說,書的標題,包括這類誕生的經緯在內,都會讓其內容從某處顯現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這和人說話欲言又止的語尾,或是表情的隱約處非常類似。若是從話語的意思考量的話明明應該是A,但是從語尾來看就覺得有B隱含在內。
所謂標題並不是語尾,而應該是話語的起頭才對。可是只要方向一轉變,就會變成語尾。
若是每次都把三本書排在一起,就一定會演變成單口相聲(日語為「三題(口新)」)。有時是故意選擇能夠變成單口相聲的標題,有時卻是被標題的詞句魅力吸引而選擇。不過在這個時候,也以追求或許能夠因為和其他書的關係,而得出更深層的未知含意,而變成單口相聲的為多。
偶爾,會收到來自我選的書的年輕作者寫來的謝函。信裡敘述書被評論的感謝心情。
我在自己的第一本書被介紹和被評論時,就算是篇幅非常小,也是高興得不得了。
不過在這個場合,寫文章的我卻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我不是讀了書才寫的書評。
「抱歉我只對標題作了評論」
雖然我這樣回覆,但是對方仍然以為我是照慣例,是先讀了書以後才寫的評論。完全沒有想到是只對標題作的書評。
唉,這樣也好啦,就當成這樣算了。即使不讀,只要我寫的東西與內容沾上一點邊,也許就能夠充當成是讀了某個程度以後下的書評。
由於有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總是覺得人類的感覺很奇妙。只看一點枝微末節,就能夠感受整體的能力究竟是什麼呢?
就算有錯,對初見面的人的一瞬間的印象,就能夠隱約地感覺到該人物的本質。在人類的各種部位中最為重要的,雖然應該算是臉,但是從瞬間所見的那個人的長像及表情,就可以立刻感受到那個人的性質,以及長久的人生。若是從電車的車窗往外看,在停車的月台出入的,上班或買東西的人們的臉,就會陸續地經過眼前。在這時候,個別的人生都可以一閃一閃地,在一瞬間看穿然後消失。啊,那個人生;啊,這個人生……
這可能是把在個人經驗上遇過的幾種人、幾種人生給模式化,然後在眼前的陌生人的臉上重疊顯現吧。這很值得深思。
不只是人類而已,我認為動物正是如此。雖然我不懂它們的話所以不清楚,但是動物們應該更能夠在看到對方的瞬間,就知道對方的全部吧。
這可能有點誇張,不過看到書的標題的那一瞬間時,所感受到的也是如此。只是看標題,就可以知道大概。雖然應該這樣就行,但是因為缺乏自信所以讀讀看,結果原本懂得的東西就漸漸變得不懂。
雖然不都是如此,但是近代人類有對頭腦產生過信的缺點。
有趣的仍然是瞬間的感覺。看一眼,感受全部。
不光只是看標題而已,在自己想標題時,若是想要先從寫的內容來想,然後再擠出標題的話,就不會得到這種東西。不管再怎麼想也得不到。覺得慘了,姑且先去上個廁所好了,站起來去開門的那一瞬間,突然有個意想不到的詞句浮現腦中,結果那通常都會成為書的標題。
還是一瞬間。在一瞬間,意外的詞句會浮現。出乎意料,也就是說到那時為止都是由「想」獲勝,而在那一瞬間,頭腦的思考回路卻關閉了。
頭腦在長久思考之後想法會固定,而另一邊的感覺則是瞬間。「瞬間」裡面似乎隱藏著感覺的秘密。
也就是說就算書是花時間慢慢讀的東西,其標題仍然屬於瞬間。時間和瞬間,是很有趣的題材。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377&extra=694d8b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65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