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去旅行的行李

attachments/200704/8273177963.jpg
巫婆和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一起去綠島出差三天,主要目的是在綠島國中及綠島國小作生態廊道與保育的教育宣導。但是對巫婆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這有生以來第一次造訪的綠島風景,而是我們的行李自己去遊台灣離島的插曲。嗯,嚴格說起來,由於我的行李沒有託運,所以應該是「他們的(四個助理們)」行李。
當我們在松山機場的航空公司櫃台報完到以後,五個女生就一起去託運行李。我一來資格及階級最老,二來行李全部自己帶,在小女生們處理行李事宜時就沒有管太多,只是在一旁看我的小說。等到飛機已經快要降落在台東機場的時候,我原本不認識的助理突然小聲的叫了起來:「咦,我手上這十個行李牌全都是寫馬公耶?那我們的行李會不會跑去馬公呀?」
我轉過去看看,果然她手上一疊粉紅色的小牌牌全都印著中文與英文的「馬公」。
我有點落井下石的說:「那它們應該會去馬公吧」等到下飛機到了行李轉盤那裡,助理們全部衝過去偷看別人的行李牌是什麼顏色,我猜他們很希望那只是因為寫「台東」的牌子已經發完,所以在松山機場掛行李的人「只好」替他們掛「馬公」牌。可惜事與願違,人家的行李上面掛的全都是藍色的「台東」牌。這下子助理們只好很沮喪的去找服務人員啦!因為那十件行李中,有六成是隔天座談會及教育宣導園遊會上要用的資料及獎品等,行李沒到活動也不用辦了,所以到了末了,我們就留了兩個助理在台東等了五小時,等行李去馬公玩一圈再被送回台北、轉送台東。
然後,當助理們正在討論該誰留下來時,我閒閒在一旁,居然還看見兩位我認識的林試所的研究人員。我很高興的走過去跟他們打招呼,讓他們很意外的問我為何會出現在台東;然後就換他們聽我幸災樂禍的說行李去遊台灣的事。於是他們在掛行李前,也就再注意看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是不是乖乖的掛上「台北」牌。
這給了我們一個教訓。不能太相信機場的工作人員-只給他們看機票,就沒有再檢查他們掛上的目的地標籤可是會出錯的啦!
另外,萬一要以台灣為背景寫推理小說的時候,頂多只能寫因為陰錯陽差誤送行李而發生的「節外生枝」,是寫不了像日本那樣精準的時刻表或服務的小說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50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