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險刺激的研討會口譯

 

attachments/200909/7415508537.jpg
9
1718日兩天,在台中的自然科學博物館有一場由雪霸國家公園、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科博館合辦的「紀念鹿野忠雄發表雪山動物地理研究論文七十週年暨高山生物地理國際研討會」。由於來自日本的五名講者全都來自京都大學,其中有一位是我們研究室的(不過是我回台灣以後才去的)、三位是隔壁研究室的(一位是老師、一位同期(同學)、一位學弟)、只有一位不認識,我原本就在考慮要不要報名參加,順便去買我自從出版社編輯請我吃過以後,就「驚為天人」的松子酥;所以當東海生科的老師邀請我去當口譯,把國人的口頭報告同步口譯給日本人聽的時候,我立刻就答應了。
可是,可是,我一直到開會前三天才拿到部分講者的演講「摘要」、到前一天才有全部「摘要」,所以在開會前一天晚上跟日本人吃飯敘舊時,就在說這件事。
來自隔壁研究室的老師和同學,都有被我寫進動物勉強學堂》裡面,前者在書裡叫皮田;後者叫荒古。皮田我至少每年回京大時還會見到,荒古去九州教了十年書,我們已經久沒見面到不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啦。所以我們在哈啦的時候,唯一一位我原本不認識的教授就一直在說:「這種對話,完全感覺不到是在外國呢!」
當荒古聽見我在嘮叨說我只有摘要時,他就虧我說:「唉喲,我相信你一定會在聽漏了的時候直接對麥克風說:『剛剛我沒聽到,你們也就跳過算了……』」我回他:「果然瞭解你同學,那明天後天就這樣說定了喔,你們當成很久沒聽見我的聲音,是來看我聽我的好了」
但是隔天第一場一譯完,他立刻對我說:「嘩,這個同步口譯真是太辛苦了!」
東海的老師問他:「東東有沒有在混?」的時候,我叫荒古:「趕快稱讚幾句給老師聽呀!」
我只有第一場演講有在開講前五分鐘拿到簡報的影印檔,這有拿跟沒拿差不多,一樣是來不及。我一共譯了八場半小時的演講,內容雖然都是生物領域,卻也相差甚多。何況我跟在場聽眾一樣,都不知道下一張簡報會是什麼,所以譯起來非常驚悚。在講苔蘚和植物的時候,我不知道日文時就只能用英文名、學名混了。還好這次研討會讓我們很像在開「京大校友會」,大家都很大人大量,才沒讓我的口譯口碑砸鍋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79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