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君的新年新頭銜

大家好新年快樂!
在新的一年裡,我除了繼續寫書寫稿、翻譯口譯、審書找書、做動物保育及教育、辦活動、出國開會玩耍等等之外,又多了一個新頭銜。
大家都知道我一向很公平的,所以我接新頭銜的前提是「我還要繼續做我喜歡做的事」。==>我的人生最怕的就是無聊啊……

而我的新頭銜居然是「總編輯」喔!有人夠勇敢吧!因為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除了《動物園簡介》以外什麼也沒編過耶!!!
在開始進入頗長的故事之前,先說出版社名。那是一家今年新開的出版社,叫做大石文化,以出版國家地理雜誌的翻譯書為主。目前出了《龍終極百科》,正在預購的是《大遷徙》(這是我學長吳聲海審的)跟它的兒童版(這個是我審的) 歡迎大家多多捧場。以後買書可以不只在封面找巫婆,還可以找找版權頁上的喔。

然後,被我講的人希望我把他寫成慧眼識英雄的伯樂,不要把他講成傻子;我說我把他寫成傻子,大家才會幫我啊,哈哈。不過呢,這種都是結果論,當我把它玩壞了,他就是個傻子;要是我居然還能撐一陣子,那他就是伯樂啦。

話說我幾年前在陽明山國家公園跟動物系教授,及她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當秘書,現在是副處長的先生一起吃飯時,遇到隔壁桌是正好去辦活動的大地地理雜誌的幾個人。我跟他們的總編,主要是編國家地理雜誌的總編換了名片之後回家看了半天,晚上忍不住寫伊媚兒給他說:「請問你小時候住不住中研院?你們家是從德國回來,你跟你哥都唸立人小學?」
 我收到回信說:「張小姐,你說的真的是我啊」然後我們又沒聯絡了。直到今年暑假我妹要我上臉書看她照片,我在臉書上看到他跟他哥的臉書,要他們加我為止。 他們是我幼稚園時的鄰居,中研附幼跟立人小學的學長。不過只在中研院住了兩年左右就搬到台大宿舍。小時候我講日文、我家對面有一家從美國搬回來的,小孩只會英文,我新老板跟他哥從德國回來,只會講德文。所以我們幾個小孩一起玩的時候,是大家都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但是沒有共通語言,只能比手劃腳。我大概只存在於我新老板跟他哥的德文記憶中,所以當他們把德文忘掉時,也把我忘掉了。我雖然不記得他們長像,不過他們的名字我倒是一直記得。
跳過中間一大段
十一月下旬,我2011年起的新老板msn給我說:「我有一個問題,想說硬著頭皮問問看好了我要找總編輯,你有興趣嗎?」原來是他家主編,他在大地地理的老班底跟他說要換跑道,只做到十二月底,他要找中英文好,很懂科普的人,他想了半天以後決定來問我。我說他超級勇敢,他敢我還不敢呢。
我想了想,跟我同事說我覺得他找我當總編輯是因為他想找個親信,因為他爸跟我爸以前是中研院+中山大學的同事,他媽跟我爸算台大同事,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他又不停的拐我說當總編輯可以做哪些事(又可以辦活動,又可以搞論壇,又可以串連國際資源,又可以做書選書跑書展一副想要把台北公司放給我玩的樣子這我可真的不太敢啊~~~。我跟我媽說了以後,我媽也很佩服他的勇氣呢。因為我在上星期才找他問說:「我平時當作者譯者交稿以後,到我拿到三四校稿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他要把公司給連這個都不知道的人玩耶?!
不過我有發現他找我的理由,除了我的科普跟語言能力之外,我的人脈應該也是他想要的,哈哈。
還有還有。我跟他說我平時的口譯演講翻譯都要照接,中橫(以及其他救國團老服務員們的活動)照去、出國照出、基金會的班要上三天、他可以接受我才要去,因為我不要因為當他總編輯,就不能接審書跟上述那堆。我人生的樂趣在讓著譯等身呀!
他說:「都好都好,你來就好」,這種被求的滋味還真不錯。
所以,雖然我原先只答應當三個月的救火員,但現在有可能會為了想要挑戰自己到底可以同時做多少事的極限,以及我「新老板」的心臟強度,會開放期限到我發現我加厚著譯作的速度變慢還是怎樣了為止。
歡迎大家有空找我吃飯喝茶聊天,我這個人一向是見了棺材也不掉淚,壓力越大事情越多,工作速率才會更快的,呵呵呵。對了,有誰可以當特約編輯幫忙看稿的,也請介紹啊(跪求)。哪裡有類似《第一次當總編輯就上手》的書??? 
總而言之,新年恭喜!
評論: 2 | 引用: 0 | 閱讀: 9511
  • 1 
april [ 2011-01-03 18:21 網址 | 回覆 | 編輯 刪除 ]
該內容只有管理員可見
青蛙巫婆 [ 回復於2011-01-03 19:47 網址 | 編輯 刪除 ]
1月23日中午十一點半在遠企有立人同學會,歡迎參加
立人校友同學會
地點:遠東飯店38F 馬可波羅餐廳
時間:2011年1月23日 11:30
  • 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