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同學老友要及時行動

attachments/201307/6271487731.jpg attachments/201307/2602476968.jpg attachments/201307/9221852696.jpg
劉媽媽幫劉曉仙做的畫冊


想到一個老朋友、老同學時就要立刻找、趕快見。這是我最近深深體認到的。
前一陣子我的電爐壞掉,連開水也沒得燒,就看哪裡有飯吃哪裡去。其中包括人家的初中同學聚會,只因為我發現有我的小學同學,跟我認識的高中同屆,就賴著說讓我參一腳,去湊熱鬧吃了晚飯。
結果一桌滿滿的人,我只不認識一個,座中居然還有我的幼稚園同學。
當我把這件事寫在臉書上之後,另一個幼稚園同學問我:「妳認不認識劉曉仙?」我說:「當然啊,我國中的時候跟她一起搭交通車上學上了三年。不過自從她去成大建築系之後我就沒見過她了。我前一陣子才剛上網google想找她,但是沒找到她」。幼稚園同學說:「喔,那我跟你說一個壞消息,你要有心理準備。」
原來她過世了,而且就在我google她的三天之前!!!我只來得及趕上她的告別式,然後帶著在告別式上拿到的,劉媽媽印的《劉曉仙的異想世界》去金車推理講堂講「我的口譯生活與推理閱讀」。這上午下午的心情完全兩極,我到演講之前都只能戴著我的墨鏡。
其實真的要我說我跟她以前有多要好,我也說不出實際的例子。到學校的車程並沒有太久,在車上能聊的各種事情也不多她喜歡畫畫,我喜歡動物,交集也沒有太多,唯一確定的是我們從來沒有講到男生,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書呆阿宅。
縱然如此,整整三年,每天都一起上學,那情份也是不薄的。接下來她上北一女,我上中山,並沒有再像以前那樣每天一起上學,然後她去台南上大學,我搬了家,基本上就沒有再見面過了。
我記得的是她總是很睏的臉、她隨手幾筆就很美的畫。所以當我在看她的最後一面時,完全就是個悲從中來啊。
平常我寫文章時,除了我的指導教授們等少數幾個例外,我都不會把我寫的人的真實姓名寫出來。但是由於我真的google不到她(她去中國大陸工作,又改了名字叫劉燕陵),所以為了今後想找她的朋友或同學,還是寫出她的名字。
廣告詞說愛要及時。但我要說,想念同學老友時更要及時行動。
劉曉仙,很高興認識妳一場。

 
attachments/201307/1915532840.jpg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itch.froghome.tw/trackback.php?tbID=1221&extra=118a14
評論: 1 | 引用: 0 | 閱讀: 8619
  • 1 
MikaHakkinen [ 2013-10-18 19:20 網址 | 回覆 | 編輯 刪除 ]
這篇真的讓人很有感觸,既然是您同學,年紀應該也不算大吧?這樣就走了,唉......R.I.P.
  • 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