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君的部落格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從綠島的中飯跳到島田小六時的吃中飯時光

attachments/200704/8425954053.jpgattachments/200704/2879418091.jpg


在綠島看到有家名為「東東」的小吃店,這自然是要去給他捧場一下的。只不過巫婆枉為「保育界人士」,就很忍不住的給他點了「(水)鹿肉燴飯」……。隔天晚上則興沖沖的去吃海草冰,可惜天氣太冷,吃完以後全身發抖!
說到吃飯,想起島田被媒體問說他是從何時起開始寫小說,或是決定要當小說家的事。

[閱讀全文]

自己去旅行的行李

attachments/200704/8273177963.jpg
巫婆和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一起去綠島出差三天,主要目的是在綠島國中及綠島國小作生態廊道與保育的教育宣導。但是對巫婆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這有生以來第一次造訪的綠島風景,而是我們的行李自己去遊台灣離島的插曲。嗯,嚴格說起來,由於我的行李沒有託運,所以應該是「他們的(四個助理們)」行李。

[閱讀全文]

來台島田迷在網站上寫的來台心得及回應

巫婆沒事想要看看來台灣的島田迷是否已經在網路上放她拍的照片還是感想,結果只看見標題為「台北簽書會與其他活動順利結束」為題的短短主題,不過回應還不少,大家可以看看。此外,她也順便把you 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AS67xI4lExw給貼上去讓日本書迷可以看看影像,於是日本書迷們就發現原來台灣書迷懂日文的還真不少呢

[閱讀全文]

領年度好書大家讀獎

attachments/200704/6464701523.jpgattachments/200704/5101524571.jpgattachments/200704/7138760977.jpg

今天去市圖領了2006年度好書大家讀的獎牌回來。
在會場上不但看到得獎者中有林良先生、司馬中原先生等老前輩、連加恩醫師(帶著太太和四個月大的兒子)等「公眾人物」,也遇見許多出版社的「冤親債主」們,真是讓巫婆我心中既驚又喜。

[閱讀全文]

老同學要成立「張東君被害者之友會」哩

前一陣子在部落格上看見「只有管理員可見之悄悄話」,看了以後發現那是自中學畢業以來只見過一兩次,最後一次見面也已經超過15年的國中同學。回了信以後,約了她今天中午一起吃飯。號稱記憶力很好的我,對於她今天說的事我卻是一件也不記得。全都是我的「惡習劣行」。

[閱讀全文]

attachments/200704/2332181741.jpg
大概是在八日那天吃飯的時候吧,我在說我研究青蛙叫聲的時候,光文社的副編集長穴井就跟我說:「我在鳥羽水族館看過一種『貓蛙』,叫聲像貓叫喔」

[閱讀全文]

跟著島田來台的日本[島田迷]的網站

這回跟著島田來台的三位日本推理迷(島田狗仔)分別是宮田先生、石川瑛子小姐、つずみ綾小姐。宮田先生已經70歲(!)了,卻還這麼熱心的跟著島田出沒。他稱自己為「島田收藏家」,在誠品那場座談的時候,我看他買了一整套14本皇冠版的島田書,跟他說:「你直接到皇冠買可以打折呢?」他說:「在這裡買才能夠提升島田的銷售量」這這這,真是為島田著想的書迷呀!

[閱讀全文]

島田的直角三角形

attachments/200704/2151697084.jpg
哎呀呀,島田結束他此次的台灣之行,搭下午三點多的日亞航回日本去啦!所以我的島田狗仔日記》大概也只能寫到這邊。我上午還打電話給皇冠的外文主編(她陪島田的時間也很久喔),要她去送機時替我跟島田說:「一路順風,一定要在新書裡放個動物學家喔」。外文主編一直笑說:「那有人這樣」,卻也答應要替我傳話。不過我今天晚上參加光文社小田切先生的「中文朋友會」時,一定會再跟小田切說。

[閱讀全文]

要島田不要加納通子搬來台北

attachments/200704/0326222904.jpgattachments/200704/5703312333.jpg


光文社的穴井先生是個很有趣的人。他在聽島田說喜歡台北以後,有事沒事就會和島田互相慫恿對方:「搬來這裡住吧。」

[閱讀全文]

島田的占星是記在腦袋裡的

attachments/200704/9150564188.jpg十日晚上在一家創作台灣料理店吃飯的時候,發現那家店有許多種調酒,而且還有一系列的星座調酒,就推薦島田試試,順便問他是什麼座的。
聽好ㄟ,天秤座。(不過他覺得星座酒太甜了,後來只喝啤酒)
島田的處女座不是跟占星術有關嗎?可是島田其實沒有當過「有收錢的」占星術師。他只有在報章雜誌上寫專欄講占星而已,但是從前在跟出版界的朋友去現在已經沒有了的,位於銀座的「文壇酒吧」時,總會有小姐拿著寫有心儀男性的出生年月日的紙條請他算「自己與對方的速配程度」。我問他既然他不收錢,那有沒有喝到免費的酒,他說有呀。
島田當然有替我算了一下,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