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君的部落格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失之交臂就再也買不到的「幻之筆」

attachments/200703/6603697519.jpg

在大約十年前,忘記是在去美國還是日本的飛機上看到機內販賣的這隻Waterman的限量鋼筆,是阿嘉莎˙克麗斯蒂版 (Lady Agatha)。
除了鋼筆之外,還有一個和鋼筆筆身材質相同的筆盒。
當時由於一念之差,沒有把它買下來,可是在回程的時候,它卻已經賣完了。
我在日本的各個鋼筆網站尋找至今,只看過一次,卻也是在我看到的時候已經被買掉了。於是巫婆只好繼續尋尋覓覓
……

後記:青蛙王子看到我的這段文章之後,替我酷狗了一下,於是雖然是二手,我還是終於買到這款筆囉。

綠游精作的蛙領帶

attachments/200703/6688715309.jpg

這是中南部某大學在2003年舉辦畢業展覽時,由一組名為綠游精的五位同學們以諸羅樹蛙為主題作的領帶。他們只作了兩百條,我硬ㄠ到一條,而且還沒事就掛在脖子上,就連開會的時候也一樣。原本想要找作領帶的廠商替我作成商品的,但是一來他們沒有原本的那種布,質感和起初的差太多;二來被大家嫌只有我會打這種領帶,根本不會有市場價值,於是巫婆只好含淚引恨,沒有製作這種領帶來和蛙友分享
……

紅樓夢殺人事件

attachments/200703/1111058961.jpgattachments/200703/2049162217.jpg

不論是正面或是負面的評論,這都是一本絕對會引發話題及討論,且成為紅學研究者參考書之一的書!
從很久以前,中國就已經有被稱為『公案小說』的犯罪及解謎小說存在。而在著名的推理作品中,也可找到像羅伯特˙古力克的狄判官系列,或是山田風太郎所寫的『妖異金瓶梅』。根據作者的說法,當他第一次接觸到『紅樓夢』這本書時,就已經有了把這本小說改寫成中華幻想世界與本格推理交錯的書的衝動。

[閱讀全文]

傑佛瑞.迪佛畫的蛙

巫婆有時很[ミーハー](愛湊熱鬧、看名人),會到簽書會去玩耍,所以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名作家的簽名書。Anthony Brown的簽名繪本,就是在他到日本時巡迴時,請他連我的名字一起簽上的。
而去年我在綾辻行人來台時,也看在他是京都大學的『學長』份上跑去誠品的簽書會上湊熱鬧。
這回書是沒簽,卻提醒了皇冠我是個『亂讀派』的推理迷,還跟我說下回有推理作家來時會找我當口譯。

[閱讀全文]

琉球買的青蛙[皮包]

attachments/200703/1267119452.jpg attachments/200703/3207603194.jpg attachments/200703/8483833701.jpg

2月初到琉球去看生態廊道,五天四夜的行程到最後一天的傍晚,才總算有機會逛了一下下街。然後,就看見了我『嚮往』已久的青蛙『皮包』。
我原本只有青蛙公主在澳洲買給我的海蟾蜍鑰匙圈,那是只有『上半身』的『半』蛙;這次的可是整隻的『全蛙』呢!我心花怒放的當場大叫著衝去買。
店裡面的小姐替我把青蛙放進紙袋後,很抱歉的對我說:「欸,他的腳趾露在外面了,看起來很詭異,你介不介意?」
對於這種小事,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呢?不過當我快樂的捧著紙袋回到同伴身邊時,他們的臉的確都有點抽搐......

女兒節

昨天33日是日本的雛祭,又名「桃の節句」,寫成中文就是「女兒節」。
這個原本是替出身顯貴的小女孩祈願消災厄用的雛祭,到了江戶時代也成為庶民們的固定節慶。大家藉著舉行雛祭,希望原本會降到嬰兒身上的災厄,都能夠由雛人形承擔,成為嬰兒的替身。所以雛人形也扮演著替嬰兒消災的神明般的角色。
小女嬰出生後的第一個三月三日稱為「初節句」,第一對[雛人形]通常是由小女嬰的外祖父母贈送、祈求女嬰的平安。
這張老舊照片,可是巫婆過生平第一個雛祭時的紀念照喔。彩色的雛人形就是黑白照片中左邊的那一對,不要懷疑。

                           
attachments/200703/6526225820.jpgattachments/200703/8378951283.jpg

青蛙音樂盒

巫婆在翻譯的時候總是「一心多用」的坐在電視機前面邊瞄電視或DVD邊工作。所以從前曾經被朋友嫌說:「天啊,你譯出來的專有名詞有很多會被人家沿用,但是他們一定想不到那些是在「不專心」的狀態下編出來的。」
不過巫婆在編專有名詞的時候可是很專業的呢!我一定是查到第六本以上的參考資料還找不到以後,才會自己由原文或是拉丁文去編出盡量配合音譯與意譯的譯法喔。
話說回來,剛剛在看某日文台的「豪華郵輪電車夢幻之旅」==巫婆一直很嚮往去搭東方快車==的時候,看到搭「黃昏快車(Twilight Express)」的歌星在北海道的札幌下車以後,轉搭火車到小樽去吃壽司、DIY作屬於自己的音樂盒。於是想起我有一個人家送我的青蛙音樂盒正好是來自那家店。送我禮物的人已經被遺忘很久了,不過青蛙的東西還是要留下來的。
attachments/200703/5629490496.jpg

我的傑洛德˙杜瑞爾收藏

 

啊,這篇文章鐵定會洩露我的年紀……。

 

不可諱言,在與動物相關書籍的閱讀及學習環境上,我是個非常幸運的人。因為我從小就生活在一堆生物學家及科學家之間,不但生活周遭充滿了動植物,也有看不完的書。而許多與大自然有關的經典之作,我閱讀的年紀,更是比別人早了許多。

 

就像康拉德˙勞倫茲著的《所羅門王的指環》,大多數人是在上大學以後才會接觸到,但我卻是在十一歲生日時,就收到我爸的研究生送我這本書作為生日禮物。而對於傑洛德˙杜瑞爾,大多數讀者可能都是在一九九五年以後,當時的大樹文化出版了他的作品,才得以認識這位有趣、有心的動物保育專家,這可比我足足晚了十一個年頭。因為早在一九八四年底,我就得到他的作品的台灣初版,並從此陷入「小傑」(當時譯為[小吉))的世界,把他視為自達文西以外的第二偶像。

[閱讀全文]

巫婆的便當[盒]

attachments/200703/8754855708.jpgattachments/200703/1520459444.jpg


巫婆從小收集許多許多的東西,從貼紙、書籤、信封信紙、鉛筆、鋼筆,到布偶、帽子、巫婆、青蛙、音樂盒等通通都有。就連我小時候的聯絡簿、繪圖日記、我爸大學時的筆記(最神奇的是有一門課的筆記還可以繼續沿用),人家寫給我的信也都還在我家裡面。所以我不但經常被人家問:「你家有多大」,,還可以三不五時去恐嚇人家說:「來贖信」呢。
收藏品中有一樣在美國常見,但是台灣很少有人收的,是「lunch box--便當袋是也。這個輪胎型有水壺的,是我從前在日本當警察口譯時,每天「上班」帶去用的。警察們看到它總是露出懷疑的眼光說:「先生,你這裡面裝什麼?

[閱讀全文]

每天用的水壺

attachments/200703/1243950855.jpg
這隻瑞士水壺是我四隻蛙壺中之一。我每天都帶著裝熱水泡茶,或到星巴克買咖啡。只要我去過的星巴克,就算我一直再三強調:「這個壺傳熱很快,請放在水壺套裡,或是用布拿著再裝咖啡」大概還是會有一兩位不信邪的人會直接拿壺裝滾咖啡,然後發現「這隻壺真的會變很燙」
在裝完熱水或咖啡以後要關緊蓋子的時候,不是會握水壺的「壺身」轉蓋子嗎?而事實上,因為金屬遇熱會變「軟」的關係,在我大力關蓋子的狀況下,水壺的「脖子」都已經被我捏凹了幾處呢!!!